勇于探索未知,从传统媒介中创新—李取中

2010年四月,台湾街头开始出现一本以社会企业型态运作的杂志。授权自英国街报组织,这本《大志》(The Big Issue Taiwan)当期杂志不在任何书店贩售,而是将通路转为街友的工作机会,为改善社会弱势者生活条件提出新的可能。2017年,在报纸出版日渐萎缩之际,有个新媒体却选择先以报纸形式诞生——《周刊编集》(The Affairs)做法看似「复古」,从内容编辑到版面设计都有别于传统报纸,令人耳目一新。

当许多媒体前仆后继地转型,以回应网路媒介蓬勃发展带来的种种冲击,这两份纸本报刊的幕后推手李取中却反其道而行,在纸媒式微的时代氛围中,走向看似不太「主流」的道路,在急促汹涌的数位浪潮下,从纸本展开一场媒体探索。

从数位到类比的逆向探索

在创办台湾《大志》之前,李取中其实是资深的「网路人」。大学念的是物理,第一份工作进入了网路业,在刚创立不久的入口网站「奇摩」负责新闻频道,主要工作是到各家媒体网站挑选新闻,堪称台湾第一代的「网摘师」。离开奇摩之后,李取中转向网路服务的开发,先后投入拍卖平台、入口网站、部落格、社交网站等多种服务型态的规划建置及后续推广。

网路世界变化快速,李取中说当时受欢迎或成功建立起商业模式的网站,绝大部分他都拥有帐号,从商业架构、介面操作到使用情境,都是他的研究范畴。「我后来才发觉,在网路业的这段经历,累积出我对于不同媒介及使用情境的思考。」十余年的网路观察和开发经验,后来成为李取中创立「乐多新文创」的基础。2009年,当时部落格方兴未艾,他尝试打造一个不太一样的内容平台,「上头有我们关注的议题、想要邀请的作者,这基本上就决定了平台本身具有媒体属性,与想要传递沟通的看法。」

有意识地关注艺术、文化及社会议题,乐多新文创的尝试,在2009年拿下网路金手指年度大奖,也收获了市场上的肯定。在被朋友问及有无兴趣同步发展实体杂志,让已在乐多摸索起媒体经营的李取中,开始思考其可行性,却不想只是将乐多新文创纸本化。与此同时,他在《2535》杂志读到英国《Big Issue》的介绍,对于以社会企业模式营运杂志感到好奇,但也发现当时台湾普遍对于街报组织及社会企业的概念相对陌生。于是他从瞭解台湾街友分布情形、为街友提供服务的单位及思考读者群定位等课题,着手研究在台湾实现的可能,「至少透过办《大志》,可以让更多人瞭解有社会企业这样的组织型态存在。」

台湾《大志》创刊号,以「愚人世代」为当期主题,封面由设计师王志弘操刀。图片提供:The Big Issue Taiwan。

历经将近半年的准备,李取中远赴英国谈下授权。2010年愚人节,一本献给「愚人世代」的杂志正式创刊。出自李取中对于现在20至35岁「Y世代」的观察,「愚人世代」是第一个全然在网路化及全球化环境中成长的世代,面对的是越来越复杂的世界和挑战。对此,他以贾伯斯的名言「保持饥饿,保持未知。」(Stay Hungry, Stay Foolish.)作为台湾《大志》的精神宗旨,期许读者能透过杂志引发更多好奇心与思考,建立起自己对事物的看法。

一开始就确立读者群定位,除了在内容方面尝试为「愚人世代」广纳多元观点,也重视阅读介面的设计,先后找来设计师王志弘及聂永真为《大志》操刀,逐步发展出独特的刊物风格。在没有耸动议题操作和仰赖任何补助下,《大志》创刊一年半后即达到损益两平,三、四年运作下来销售稳定,不仅受到英国《The Big Issue》创办人的肯定,更在2018年获得INSP国际街报组织颁发的最佳设计奖项,令李取中对于经营平面媒体产生信心,也反映了人们对于这样的媒体和内容取向的确实需求。

1至100期《大志》封面。2018年曾举办「100期回顾展」,纪录《大志》在台湾的轨迹。图片提供:The Big Issue Taiwan。

 

做一份新世代的报纸

《大志》的经营有成,并未让李取中停下脚步。以社会企业模式运作,《大志》一方面提供工作机会给街友及社会弱势者,卖出一本可直接获得一半收入,另一方面则期望藉由杂志销售,助其在社会上找回生活自立的信心。但随着《大志》在台湾推广和经营渐上轨道,他也同时意识到,为了将消费者导向街头贩售员所采取的措施,像是杂志内容不刊登于网路、限缩订阅制(订阅价比零售价高、不开放个人订阅)等,虽可确保其独特的社会性,但「以一个媒体的内容传播和社会影响力来看,多少会受到限制。」

在不动摇《大志》运作结构及社会性的前提下,李取中开始思索另创一个媒体,让关注的议题和内容,能透过纸本、网路等多种管道更广泛传递,「将媒体的属性发挥得更充分一些。」这个理想历经数年酝酿,终于在2017年付诸实现,一份以「新世代的报纸」为定位的《周刊编集》(The Affairs)诞生。

《周刊编集》以崭新形式诠释旧媒介「报纸」,重新看待新世代对于资讯的需求。图片提供:编集者新闻社。

不同于现今大多新创媒体始于网路,李取中选择报纸作为一开始的内容载体。他提到自己从以前即很喜欢阅读报纸,但长大后却发现报纸似乎没有跟着长大,认为应该要有一份属于这个时代的报纸,回应现在人们对于媒体的需求和想像,也期许藉由《周刊编集》,重新定义现代报纸的形式与内容取向。

《周刊编集》一份共十大张,内容横跨文化、艺文、设计、户外探索与生活饮食等实用资讯,更涵盖国际局势、商业及科技的深度评论分析,并以简洁俐落的设计,呈现这样面向多元的内容。对照《大志》,内容取向与设计风格看似没有明显差别,但《周刊编集》的内容及知识含量却更丰厚。「就媒介形式看来,报纸和杂志会带给读者不同的阅读心态。」相较于杂志的休闲性,李取中认为报纸的新闻性更强,也更适合承载较艰深和长篇的内容。

从网路到纸媒,李取中认为,「一般提到『新媒体』,经常界定为在网路端的媒体。但我认为『媒介』跟『媒体』需要区分清楚,媒介只是管道,媒体则关于内容的经营、对世界的理解和价值体系。网路只是一种沟通的媒介而已,不应以此来分新、旧。」他也提到不同媒介都有其优缺点,尽管「类比媒介」能够接触到的读者相对有限,「却是我们对应读者的重要管道。而纸本具有的物理性和感受性,在建立读者的认同和信赖感上,也是比较理想的媒介。」

从艺文、生活资讯到科普知识,皆是《周刊编集》的内容范畴。图片提供:编集者新闻社。

这份在价值取舍、内容及排版设计上,皆与传统报纸不太一样的《周刊编集》,发行不到一年订阅数即已接近上万份,更在2018年入选日本Good Design Award Best 100,也荣获「金点设计奖年度最佳设计奖」的肯定。对于接连拿下设计奖项的殊荣,李取中谦虚地笑说,其实有很多刊物设计得比《周刊编集》要来得好,但能获得这样的肯定,或许正反映着在这个时代、大家对于这样的媒体有其需求和认同感。

在纸媒式微或转型求生的时代,接连办了两份纸本报刊,从自身经验看来,李取中认为设计介入媒体,确实可以让媒体更能发挥其影响力,但这却不只停留在美感或表象层次的讨论,更在透过讯息与观点的传递沟通,能够如何帮助人们跳脱框架或惯性思考,更广泛地探索和体验世界。

「经营一个媒体,不只是纸媒,在将内容放到各个媒介的时候,当然会希望可以透过比较恰当的形式传递出去,基本上就有设计力参与其中,可能包括一张插画、摄影作品的挑选,或整个版式结构的调整等。」李取中认为当设计展现在讯息的沟通上,「我比较希望它达到的状态是『平衡』。任何讯息的传递,不论透过文字或图像,都会衍生出你心里对这件事情的看法和轻重。我觉得从媒体或编辑的角度来看,一直都在平衡讯息的重量。」他相信只有在达到比较平衡的状态时,才容易让读者看进内容而有所感,「这其实是结合了设计、文案跟美感处理的综合判断。」

这样对于「平衡」的拿捏,发生在每一期的《大志》和《周刊编集》,对于李取中而言,没有标准答案,只有不断地探索,找到一个比较理想的方式。而这样的探索精神,同样也落实在媒体经营。未来,《周刊编集》还计划展开不同的尝试,继订阅制之后,也将建构网站,同步透过数位媒介的运用,让媒体的影响力能更广泛地扩散。

从《大志》到《周刊编集》,再到《周刊编集》正酝酿着的种种可能,令人想起李取中在《周刊编集》的创刊号,引用了美国诗人T. S.艾略特的诗句,为这个新媒体的诞生宣告立意,而这似也可与他这一路的经历相互呼应:「我们不应该停止探索,我们所有的探索最终将回到我们的起点,并第一次瞭解这个地方。」他的媒体探索之路,仍在继续。

 

李取中小档案

台湾《大志》及《周刊编集》创办人暨总编辑。原为网路人,曾创办「乐多新文创」,获得2009年网路金手指年度大奖。2010年,将英国街报《The Big Issue》引进台湾发行,成功建立街头销售网络,为上百位无家者的生活赋权,也让大众看到不一样的杂志型态及社会企业运作模式。2017年创办报纸媒体《周刊编集》,期待进一步探索传统媒体的不同可能,其创新作法获2018「金点设计奖年度最佳设计奖」,并入选日本2018 Good Design Award Best 100。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