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设计思考,为社会创造意义—林承毅

对于自己,林承毅有一句叙述很有趣:「号称台湾防守范围最广杂的服务设计师」。不只UI/UX设计和使用者经验研究,不论是企业组织的服务或体验设计,或如何透过设计思考推动社会创新,甚或近年日本和台湾都十分关注的地方创生议题,林承毅总能侃侃谈论起他的洞察、观点及看法。

作为一位不太「典型」的人本设计师,林承毅在他个人脸书简介中展现的「斜杠」与「杂学」程度,同样让人印象深刻——他不仅是一位服务设计师,也是体验创新顾问、大学讲师和专栏作家,还有着「路上观察家、地域活化传道者、 吉祥物研究家、潮流考现者」等看起来不太寻常的多重身份,令人好奇由这些关键词所构成的,会是什么样的人物?

从书店员到服务设计师

作为服务设计师,林承毅这一路走来的轨迹,完全不同于一般认知的「设计师」养成路径。

大学念的不是认知中的设计相关科系,而是统计及经济;后来硕班转向了宗教人类学及台湾文化史,并于毕业后到中研院从事研究调查工作。之后适逢诚品计划展店的契机,也出于个人对书及阅读的深厚兴趣,他在2005年放弃前往就读英日名校的博士班,不顾家人师长反对,选择进入诚品,从实习、柜台到门市,更参与了诚品信义店开业时期的重要筹划工作,负责其人文及社会科学书区的规划经营。

没有继续攻读博班,而是选择了书店工作,这个决定曾经不被支持和理解,但林承毅笑说,自己这是在受「社会教育」。「过程中有很多累积,与我现在做的事情其实很有关联。」谈到这段与服务设计看似无关的书店员经历,他提到书店工作其实重复性高,如果每天只有书籍的上下架、进销和库存管理,很快就会疲乏,因此他善用在书店的时间进行各种观察,尝试找出与读者互动的更好方式。

书店是商业场所,也是展示着知识内容的独特场域,「书店员如果可以发挥自己的判断力,其实可以带来非常大的影响力。」林承毅将书店作为实验场域、书区为策展空间,运用他在阅读及人文社科领域的专长,透过书的陈列与主题策展来传递知识,甚至传达主张,「这是我赋予自己作为书店员的价值。」

尽管是后来到苏格兰攻读MBA时,才正式接触到「设计思考」和「服务设计」的知识领域,这段在书店前线的探索经验,不仅令原本只专注于研究的林承毅,发现透过商业也能与人产生不同的互动及价值,更是他现在所从事的许多事情的养分或发端。

回台之后林承毅进入顾问业,与前两份职业一样投入了三年四个月。他提到这样的职涯发展,其实是特意为之,「三年四个月」是古时学徒养成通常所需的时间,从研究员、书店员到产业顾问,累积起来正好十年。他将三个专业和经历融会贯通,慢慢朝向现在从事的服务设计前进,并在2015年成立「林事务所」,以独立顾问的身份,活跃于人文、社科、商业、艺术及设计等领域。对于这一路走来,林承毅自己有个精准的解释,他说,这就是「十年磨一剑」。

等待被消失的职业

对林承毅而言,服务设计是「始于观察力、以同理心中介、脉络为后备」的方法。「我一直觉得观察是很重要的事情。」这不只出于人类学的训练与直觉,在任职产业顾问时,与许多企业接触的经验让他发现,「最大的问题往往是找不到问题。」受到日本已发展四十年的路上观察学门的启发,他在2013年筹组了「台北路上观察学会」,分享人类学的观察技巧,交流日常生活的观察经验。

除了读书会,林承毅也不定期发起「走入街头」的主题性观察行动,例如每年农历正月初四都会举办的「拜拜松」,在一天内用12小时走访完台北市十二区的重要庙宇。他期望藉由这样的行动模式,邀请参与者能打开自己的五感知觉,发掘与主题相关的人事物,或从同属性事物中观察与分析差异性,「最重要的是,从路上观察开始培养大家的观察力,进而做到现象或脉络的『洞察』。」

[zh-hans] 林承毅不定期带领台北路上观察学会「出团」,发现日常生活环境中的种种趣味。

如果从人类学家观察百工的角度,会怎么描述「服务设计师」这个职业?林承毅认为服务设计通常是做无形、整合性的策略规划,不像产品或视觉设计,因有形而相对容易衡量其价值;而服务设计的价值,往往无法立即在当下看到回馈,必须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和评估,才能看出综效和意义。他笑说,「或许从现实的角度来看,服务设计师总像在『瞎忙』吧。」

在被问及面对不同领域或专业的人们时,通常如何帮助对方了解「服务设计」,林承毅坦言即使从事这么多年,至今还是觉得这件事情非常困难,最关键的一点在于观念,「首先要让不同领域的人意识到,服务设计是在让事情更好,而不是在找麻烦。」

将自己定位在策略和企划,林承毅指出服务设计是一种横向串联,针对无法由产品、视觉等单一设计领域解决的事情,如何从用户端来思考服务价值和系统流程,为所有利益关系者创造出「共好」。他认为服务设计是一个新的学科,其中最重要的是跨领域的能力,但并非要服务设计师十项全能,而是「愿意与不同领域的人交流,让对方理解你的价值,同时从过程中去想象自己可以做什么。」

「一般在做设计的人,或许比较会从对象或美感的角度出发,不见得会站在使用者的立场。而服务设计师最重要的任务,是从人的角度和需求出发,去守护『以人为本』的价值。」从事服务设计多年,他反而认为服务设计师的角色将会「消失」,期待未来不同领域在思考和发展设计时,都能将服务设计的精神自然融入其中,「之所以要强调服务设计,代表着这一环,目前还有很多可以做得更好的空间。」

[zh-hans] 林承毅持续透过演讲、教学及顾问辅导,让「以人为本」的精神在不同议题及领域生根。

为社会创造意义

成立以设计策略为发展主轴的事务所,林承毅过去十年所蓄积的充沛专业及跨界能量,在独立顾问的工作形式下获得极大的自由度及发挥空间。不同于一般产业顾问,或使用者经验设计领域从业者,大多数专注在某特定领域,这几年在他不断透过研究、辅导、教学、演讲、专栏等方式,从实践中锻炼「以人为本」精神,透过服务设计的方法策略作为实践模式,将之发挥并运用在不同议题及领域。

2014年,林承毅曾开启一段产学研合作模式,协助国内某知名养生机构进行服务体验创新,运用人本思维及设计方法,带领一群大学生进入实际场域,同理长辈需求、观察行为脉络,藉由长时间的脉络沈浸模式,觉察长者平时不容易被看见或意识的内隐需求,如不同年龄层会有各自的交友圈需求,或其不便说但对于未来生活的确实想象,其中就隐含了许多服务创新的机会点,再往前一步,里头处处充满潜在商机与机构未来可努力的方向。

或如林承毅近年投入甚深的地域活化议题,始于他与日本友人之间,在台日多地所牵起的从农业到贸易主题衍生出的交流活动。过程中他开始关注日本社会对于社会问题、进而提出的关于地方创生的概念,例如面对高龄社会、地方人口稀少的问题,如何有效翻转地方产业、让农业提升价值,甚至找出地方魅力以推动地域活化等课题。他除了持续在与日本的交流合作中,逐步将观察到的案例经验,以专栏书写引介给台湾社会,并藉由担任公部门或企业顾问,陆续为正在台湾许多地方开展的创生行动提供助力。

[zh-hans] 林承毅对于「吉祥物」颇有研究,他从与日本交流合作的经验中发现,若能设计和运用得宜,可以是促进地域活化的方法或绝佳的品牌策略。

这个「防守范围」的持续扩张,不论是台湾或日本、企业或地方,甚或医疗长照、产业转型、地域活化等议题,不只基于「杂学」的兴趣,或许如林承毅在担任2019「金点新秀设计奖」首次增设的社会设计类评审之后,在个人脸书写下自己对于「社会设计」的理解:「…..是一种讲求贴近真实世界,透过设计思考察觉并结构问题,最终找出一个可行解法,再回到真实场域去实践、去共创,最终期盼为社会创造意义。」实践及推广这份核心价值的热情,正是他所有的行动与投入的最好批注。

 

承毅小档案

Universtiy fo Stirling MBA、国立台北大学硕士。曾任职于研究机构,台湾知名书店、法人管理顾问机构及多所大学兼任讲师,现为「林 事务所」(HAYASHI Office)执行长&服务设计师、国立政治大学传播学院兼任讲师、台北路上观察学会会长、文化部青年类型计划审查委员/陪伴业师、台北市熊赞品牌顾问、宜东文化及茶籽堂品牌顾问,以及《周刊编集》、《La Vie》、《关键评论网》等媒体专栏作家,拥有多重身份,长期倡导洞察力、企划思维与人本设计之重要。

多年来带领超过百场各式设计工作坊,擅长工作坊规划设计、社会问题分析解构、发展策略拟定及潮流考现学,尝试将所思所想进行案例分析、概念论述及内容撰写,一步步建构社会创新的诠释及理论。近年来更于台日多地,导入创新思维及方法,并透过产业转型辅导、品牌风格塑造及地方创生行动,为地域活化、人本设计教育及服务创新贡献心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