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炼台湾在地文化为当代设计语汇—何佳兴

2017年岁末,在巴黎庞毕度中心举办的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年会上,传来一则令人振奋的好消息。在聂永真等国内外设计师的联名推荐下,何佳兴通过审查,正式成为AGI会员。

何佳兴向AGI提交的作品资料,展现了一条非常清晰的脉络。介绍始于国外著作的想像演绎,如俄国文学经典《普希金小说集》的书封与排版设计;紧接着台湾在地文化活动的视觉传达,如为陈明章举办的「台湾月琴民谣祭」设计的文宣、为萧壠文化园区台南艺阵馆设计的开幕纪念海报等作品;最后呈现他在书法、篆刻及当代艺术领域游走的创作轨迹。这些作品乍看形式、目的各异,然汇聚而成的,是一位长期在台湾提炼在地文化为设计语汇的设计师身影,深刻而饱满。

《普希金小说集》(2016,启明出版)的书封与排版设计。

2012年台湾月琴民谣祭视觉与文宣设计。

AGI入会门槛极高,自1950年代成立至今,也仅有5百多位设计师,跻身此平面设计领域的世界级殿堂。何佳兴坦言其实原先他并无太大的信心,但抱持着机会难得的想法,决定一试,「我想看看自己的设计如果OK是为什么,不OK又是为什么。」而何佳兴的入选,不仅说明着他将书法、篆刻等东方艺术创作方法运用于设计的尝试可行,同样令人瞩目的,是他提炼自台湾在地文化的设计语汇,也能被不同国家、文化的人们感受,进而沟通。

历经十多年在艺术创作和设计工作的摸索跌撞,何佳兴逐渐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径,并据此发展出极具个人风格的独特设计。然而,这条路径虽建立在何佳兴个人的背景经历与文化养成,依然能够作为参照。近年他开始尝试整合自身经验和想法,提出建立方法的必要性与可能,并期望触发更多对于台湾设计的想像,「因为我的想法是,只要熟悉台湾生活气氛就可以发展。」

淬自书篆艺术的设计方法

如果要在何佳兴的设计路径上,捕捉一个象征性的起点,会是他在大学时期刻的一枚印章。大学双主修书法、篆刻及当代艺术的何佳兴,曾将自己关在工作空间长达七天,只为全心全意地将260字的心经,刻于仅有7×7公分大小的印章之上。乍听之下有些像是执念般的疯狂,何佳兴说,多年后他回顾这一路走来的历程,才发现自己不论是写字、设计或各种形式的创作,都是从这枚印章延伸而来。

「书法和篆刻对我来说,一直是设计的核心。」但这一路来,其实经历了多次的迂回。何佳兴原本大学志愿首选是西画组,却因分数未及而到了书画组,学习起东方的书法与篆刻。这样的落差尽管曾带来巨大的失落,却也导向始料未及的柳暗花明。从抗拒到细心钻研,何佳兴对于书法与篆刻渐生兴趣,甚至对于此种艺术的精神内涵与表达形式深感着迷。

何佳兴在大学时期的篆刻作品。

何佳兴的书篆创作不限于纸上,更有向空间的延伸。2012年展览《青春暂度》。

但何佳兴也始终不能安身立命于传统的框架内。「在学校的训练还是以传统书法为主,所有对于书法价值的认知,也都是以书法史上的经典为规范。我喜欢写那些经典,但在写字的时候,我会有疑问和不满足,会问自己,『除了这些之外,我还能写什么?』」创作者内心涌动的疑惑和不安,令何佳兴不止步于传统书法范畴,展开了长年的写字实验,发展出贴合自己身体的篆字变体创作。

然而何佳兴在艺术创作的奋力探索,却像是自传统书篆艺术领域旁逸斜出的存在,反倒有些格格不入;另一方面,他试着将之放入当代艺术的领域,却又面临难以被阐述的艰难。

生活最终将何佳兴带往设计工作的方向,但在艺术创作中积攒的能量,并未从此失去倾注的目标。2002年起在诚品担任美术设计,后于2006年成立个人工作室Timonium Lake至今,这一路来他渐渐意识到能够将书法篆刻的原理运用于平面设计,像是书法的线条、行气,或如篆刻的正负空间关系等特性,若与西式的格线逻辑灵活融合,能在文字编排和版面构成上创造出不同感受。「尤其篆刻本身就是设计的一种形式,有非常多东方风格的表现逻辑,可以直接移植过来。」

在长年的写字和设计实验中,何佳兴从书法篆刻的笔墨线条与空间感等种种特性,沉淀出方法论的思考。有别于西方以点线面及单点透视为主的写实表现基础,在他看来,东方艺术中的线条,和相应营造出的多点透视的空间感,甚至是背后蕴含的对于精神世界的追求等哲学思考,应可开展出更多的设计样貌。但他也认为,这并非在刻意区分东西方,也不在强调东方价值大于西方而落于本位主义的窠臼,而是在东方传统艺术底蕴中发掘可能,并试着灵活运用东西方的文化性格,创新设计语汇。

例如何佳兴近来的一个线条实验。他用尺和铅笔在纸上重复划出几道等长且平行的线段,线条间隙透著书法笔触般的流动感;而这个兼具东西方性格的线条,可以作为基本单位,以此构筑出图像。一如他在《字母会》第二季套书的封面设计,就运用了这个线条单位,以不同的构成方式转译每本书的主题概念为视觉,既散发东方的气韵,又有着西方的理性,十分引人想像,同时也呼应了《字母会》系列书籍中,台湾文学工作者回应西方思潮的立意与企图心。

何佳兴创造的线条单位。

《字母会》(2018,卫城出版)书封设计。

何佳兴也持续在各种设计物中,有意识地经营书篆艺术的转化运用,例如他在2017年获得台湾出版界最高荣誉金蝶奖金奖的书籍设计作品《日曜日式散步者:风车诗社及其时代》,即在一些版面编排中融入篆刻特有的空间感,创造出带点戏剧性的阅读感受。何佳兴说,「我所有的设计,都在累积这些经验方法。」

书籍设计作品《日曜日式散步者:风车诗社及其时代》,封面与内页版面样貌。

「创作是从土地长出来的」,设计亦然

将书篆艺术的方法融入设计思考,何佳兴逐步走出一条独特的路径。与此同时,设计工作也让何佳兴从关注自我的艺术家,与社会有了更多而紧密的连结;他提到与许多不同领域的创作者合作,不仅令他看见台湾丰沛的创作能量,同时也深深意识到,「创作的艺术性只是一环。作为设计师,本来就是在与他身处的社会对话。不管是针对政治、文化或生活不同的层面,对话愈紧密,设计就愈到位。」

其中,与陈明章多次合作的经验,令何佳兴深受启发。继2007年为陈明章自办的音乐会「恒春民谣进香团」做视觉设计后,何佳兴又几次为「台湾月琴民谣祭」设计文宣。为了将设计做到位,何佳兴曾跟随陈明章等音乐人实际走访台湾多地,不论是到屏东恒春一探月琴音乐的根源,或到云林土库听车鼓阵与当地老团间的交流,种种皆让他有了意想不到的经验感受。

「那种感受是虽然我人在台湾,却像是出去旅行。当身体的感知扩大了,才让我意识到,原来台湾文化不是我想像的那样,不是『low』、『台』这种刻板印象标签能够定义。这些文化有很深厚的底蕴,只是不为人所知,也不曾在主流文化中现身,但只要你在这个地方生活,就会对这些人事物有感觉。」坦言在这之前较多在听国外音乐,何佳兴因而从未想过在听到这些在地音乐时,身体会有着前所未有的反应。这样的「文化冲击」,令何佳兴开始重新思考和观看自己生活的这块土地。

而陈明章做音乐的方法,也同样影响了何佳兴。花了十多年做各种田调,陈明章大量累积和学习原住民、南管、北管、月琴等台湾既存的传统音乐乐理,并以现代音乐的语汇进行创作,如他为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创作的《幻之光》电影配乐,听来现代、前卫,但养分是从在地音乐而来。「这背后的灵感太强大了。在了解他的这个做法之后,我其实非常震惊,原来台湾的音乐可以这样发展。」不仅为了让这些正逐渐消失的技艺在当代获得新生,何佳兴认为,陈明章做音乐的核心理念,便是「创作是从土地长出来的。」

在长期合作中,何佳兴参照陈明章的做法,渐次梳理出自己的设计方法。除了熟悉的书法篆刻艺术,他也向台湾在地的常民文化取样,像是宫庙信仰,转化成具当代与在地性格的设计语汇。如何佳兴获得「2017金点设计奖年度最佳设计奖」的台南艺阵馆开幕纪念海报,在以线条传神描摹的神明形象旁,搭配了再现庙碑样式的文字编排,并以他在亚洲宫庙信仰中归纳出常见的金、银、萤光色系,创造让人耳目一新的效果。

为萧壠文化园区台南艺阵馆设计的开幕纪念海报,获2017金点设计奖年度最佳设计奖。

2015年台湾月琴民谣祭视觉与文宣设计。

「知道陈明章的方法,我才有办法做这系列作品。」认为不论创作和设计终归要从生活经验出发,并让自己贴近或进入,何佳兴认为是这样的过程:「我在这个地方生活,理解这里的生活纹理、文化累积的生活智慧,再点滴回到日常,然后从设计上去还原这样的感觉,自然就会运用到宫庙建筑的线条或色系、碑牌的文字编排等元素,而不是看到什么,就将形式复制下来,变成表面的模仿。」谈及此处,何佳兴的话音放轻,却可听出态度的慎重,「你愈做这些,愈知道要尊敬或尊重。尊重既有的信仰、文化、人、土地,它们就会给你源源不绝的灵感。」

何佳兴认为,西方许多设计大师的作品,其实也都是从自己的生活而来,因而可以与当代的社会文化,存在一种精神上的共感。他也观察,尽管台湾的区域性格强烈,但在地的设计脉络还未成形,西式设计逻辑和价值学习有其必要性,只是须再更有自信,去发展台湾在地的设计语汇。近年,何佳兴开始将自己的经验和方法梳理出来,但他也强调,关键不在于只有他的路径才能成立,而是提供一个想像,并期望藉由经验的交流,触动更多人加入这个庞大问题的探索。

「要定义一个地方的设计,不能只有一种形式,一定要是多元的。」何佳兴认为,近来台式美学、台湾风格的讨论再度回到大众视野,是好的现象,但他也强调,台湾要发展自己的设计脉络,不应被某种特定表现或印象所定义,也不应被一些强势的文化符码或象征局限了可能性。他从自身在艺术创作和设计工作的积累,发展出自己的方法,并期望激发更多想像,堆叠出台湾设计的多元性格甚至主体。何佳兴相信,「当有越来越多人投入,这件事就会越来越能够成立。」

 

何佳兴小档案

毕业于台湾艺术大学美术系,双主修书法篆刻及当代艺术。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会员。自2000年至今,持续发表篆字变体的《写字》实验系列展演,观照身体在不同时期书写的线条演变。2002年加入诚品美术团队,负责过敦南店、敦南儿童馆与实践店的各式平面设计;2006年成立个人工作室Timonium lake,独立出版《和歌山歌剧 WAKAYAMA OPERA》、《二色心经 HEART SUTRA twice》作为创业之作,设计作品多坐落于文学、艺术领域,包括书籍设计、海报文宣与展场规划等多元类型,持续在艺术创作和设计工作中探索东方线条的应用。

2015年,由日本东京艺术大学出版会推出的专书《T5:台湾书籍设计最前线》,访问了5位书籍设计师,何佳兴被视为能够代表台湾的一个面向。曾两度获得金蝶奖金奖殊荣,包括《1980年代的爱情》、《日曜日式散步者:风车诗社及其时代》;为萧壠文化园区台南艺阵馆设计的开幕纪念海报,亦于2017金点设计奖拿下年度最佳设计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