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文本崭新的形式,是设计创造性的体现—刘晓翔

总览刘晓翔的作品,可能会先惊讶于书籍类型与题材的广泛。在他历年的作品中,包括了《诗经》、《莎士比亚全集》、《文爱艺爱情诗集》等中外文学著作,或如《姑苏繁华录: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展作品集》、《心在山水:17-20世纪中国文人》的艺术生活等艺术图册;此外亦有科学、技术、人文与社会科学等不同领域的学术书籍,如《中国商事诉讼裁判规则》、《气候》、《北京的城门和城墙》等书在列,跨度极大。

如果只是看到《中国商事诉讼裁判规则》的书名,立即映入脑海的,或许是一般对于这类法律书籍的刻板印象:书本厚重、整体视觉单调甚至沉闷,内页可能满满都是文字,令原本已经比较生硬的专业内容,在阅读时更带来些许压迫感。但由刘晓翔设计的这套书籍,则完全有别于这样的形象。

《中国商事诉讼裁判规则》书封及内页设计样貌。陈枝辉、蒋勇主编,刘晓翔设计,法律出版社2016年出版。

《中国商事诉讼裁判规则》自「目录卷」起总共七本,其鲜明饱和的封面底色,到全书所用的字体、字型、装帧,加上针对内容呈现所设计的行间距、页边距等诸多编排,在达成轻盈、舒适的视觉感受之余,更展现了汉字排列的格律之美。令人意想不到,法律书籍透过充满巧思的设计,不仅可提升易读性,还能是如此艺术般的创造。

当这样的「意想不到」,出现在一个人的从业生涯,却可能成为关键性的转折。1996年,由书籍设计大师吕敬人和宁成春、吴勇、朱虹等知名设计师一同策划的「书籍设计四人说」展览与出版品,将书籍设计不只封面和装帧,更是针对文本讯息进行整体编辑设计的观念,带入当时普遍认知仍停留在前者的中国大陆出版业,引发业内不小的思想震荡。同样受到这波思潮影响的,还有那时在出版社任职美术的刘晓翔。

由于当时业内对于设计的理解,大多仅止于画花边、图案的层次,在看到「书籍设计四人说」之后,「我非常惊讶,没想到书籍设计也可以这样做,这完全颠覆了我对设计是装饰和为人做嫁衣的认知。」亦即设计师不单执行书籍外观美化的工作,还可以与作者、编辑、印刷和出版者共同探讨文本的阅读形态,并从视觉传达的角度参与决策,提升讯息传递的有效性,进而创造书籍本身的价值。

在了解设计原来有这么多能够发挥的空间后,大学主修油画、原本计划成为职业画家的刘晓翔,渐渐产生了对于设计的兴趣,并开始转向成为纯粹的设计师;而后也在因缘际会之下成为吕敬人的弟子,从众多设计类别中,确立从事书籍设计的决心——自此走来二十年。

刘晓翔经常将日常观察融入自己的书籍设计。例如,他在参访北京艺术博物馆时,看见融合中西式建筑样式特色的拱门,认为这正反映了中国近代史中,知识分子在孔孟之道与民主、科学之间徘徊的心路历程,并将之提炼成为《心在山水:17-20世纪中国文人的艺术生活》这本书的结构形式。本书为北京艺术博物馆编着,刘晓翔设计,北京燕山出版社2018年出版。

书籍是信息诗意栖息的建筑

自书籍设计的概念进入中国大陆出版业之后,设计师对于文本的介入程度,曾引发诸多讨论。作为较早开始将之运用于设计实务的先行者,刘晓翔在他为各式各样文本所做的书籍设计中,展开了一番探索。在他看来,「设计是一种创造而不仅是服务,厘清设计与文本的关系,比完全『尊重』文本更重要。」

「当很多位设计师都声称自己尊重同一个文本,可是他们的设计却不同的时候,我们是评判这些设计哪一个更『尊重』文本?还是看哪一个更加与众不同、有创造性呢?」抛出这样的思考路径,刘晓翔指出,尽管设计师并非文本作者,只能接近作者对人事物的想象而不能进入,但能脱颖而出的设计,「必定是将文本作为设计出发点的创造,是会带给人们新奇视觉感受的形式。」对于被物体化的文本而言,形式即是内容。

当赋予文本崭新的形式是设计创造性的体现,这也意味着设计师在整个书籍出版过程中,扮演着更为主动积极的角色。刘晓翔就将书籍设计师生动比喻为内容呈现的视觉导演,和将文本物体化的工程师,一如他对于书籍此一信息载体有个颇具意境的比喻。他说,书籍是「信息诗意栖息的建筑」,也是「空间与时间的剧场」。

《文爱艺爱情诗集》是一本关于爱情的手工书,以「时间」概念贯穿全书设计,藉以阐述爱与永恒。一年有52周365天,刘晓翔选择52首诗、制作成365本。在内页设计上,则让全书通体洁白,采用压凹而不使用胶印油墨,以「不可见」的方式表现爱的主题,含有让爱纯洁永恒的寓意;插在压印筒子里的橘黄色卡片,会在阅读本书时不小心掉落,提醒读者对于爱要珍惜。刘晓翔设计,广西美术出版社2017年出版。

「所有出现的可阅读的东西,我都当作信息来看待。」理清信息层级,让它们「回到」应该在的位置,刘晓翔认为,就如同在建筑中按功能对使用空间进行设计。而所谓的诗意,则来自对于文本气质的掌握,和使用材料来将文本物体化的创造过程。对于书籍排版来说,更关乎规则之中的意外性,不同的文本属性提供了创造意外的可能,「没意外则没诗意」。

刘晓翔也将书籍连续的页面看作时间轴,从中抽取的每一页都是时间的切片;而连续的页面也是被凝固(页数)但能改变(翻动)的空间。设计师在不可变(如页面顺序)与可改变(如形状、大小)之间,能够运用自己的想象力,对于页面构成的时间和空间进行设计,让信息游走其中。他认为,对设计师而言,这更是极具诗意的表达自由。

接近传统,是一种精神气质

在刘晓翔所设计的作品中,有不少书籍是传统文化经典,或题材内容与华人文化内涵和精神相关,如令他首获「世界最美的书」肯定的《诗经》、为大钟寺古钟博物馆设计的《古韵钟声》、表现汉字由篆书到行书之历史轨迹的《囊括万殊裁成一相:中国汉字「六体书」艺术》等诸多作品。但这些书的形象看上去却不是那么地「传统」,具备融合古典底蕴与现代美感的精神气质,更带来了不太一样的视觉印象和阅读体验。

「我看重的是设计和出版的当代意义。」刘晓翔说,在设计古典题材时,他特别强调:「不管一本书的题材是否传统,我们当代人做设计、做出版,要传递的是我们所处时代的信息,用当代化的视觉语言和编辑方法,把古典题材传达给当代读者。不能让读者误以为这是500年前的书。」而他在2017年设计出版的《姑苏繁华录: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展作品集》,正可说是对此设计理念的充分诠释。

《姑苏繁华录:苏州桃花坞木版年画展作品集》书封与内页设计样貌。苏州市公共文化中心编着、2018年出版,刘晓翔设计。

除了以书封上的特意镂空,营造出一块被木刻刀刻过、正等待印刷的木版之意象,这本书更灵活运用不同中英文字型、颜色等设计巧思,形成鲜明的对比和视觉感受。它同时获得2017「中国最美的书」、2018 NY TDC Awards全场大奖、2018The ADC Annual Awards铜方块奖、入选2018年日本TOKYO TDC设计年鉴等诸多肯定,正说明着刘晓翔以现代的设计语汇诠释古典题材的成果,能够被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同行欣赏和理解。

然而这其实并不容易。刘晓翔提到,华人传统以竖排、右翻和雕版印刷为主的书籍制度,现于中国大陆的出版市场已几乎被完全取代。当现行的书籍制度主要来自西方,对于大陆的书籍设计师而言,最为关键的差异,就在于必须在横排的制式规定下做设计,从本质上来看,已经与我们自身的传统书籍文化和审美没有太大的关联。

即使现今出版业和一般大众对于书籍设计的认知,在吕敬人领衔的设计师群体不遗余力的推动下,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但刘晓翔也在逐渐成形的书籍设计和阅读文化当中,观察到一道伏流。「我们大陆的书籍设计师在对待传统时其实比较纠结。一方面,当我们面对国际同行的时候,一定要扎根于自己的文化土壤,脱离它,就失去了互相对话与交流的基础;另一方面,竖排改横排的硬性改变,又相当于连根拔除了我们的审美源流,这让我们很茫然。」

「失去了原本属于我们的审美源流,意味着一切都必须要从头做起。」刘晓翔认为,既然现状如此,如何在横排、西式的制度下传递汉字之美,便会是华人书籍设计师必须担起的责任。他也指出,接近传统,是一种精神气质,并非苦守于过去了的形式,而要将更多工夫用在创新之上,让当下的创新,成为未来传统的源流。

《囊括万殊裁成一相:中国汉字「六体书」艺术》,赵宏、闫伟红着,刘晓翔设计,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

从一个字到一本书的设计探索

将文本看作设计的出发点,刘晓翔持续在书籍设计路上,探讨文本在可视化过程中的创造性,并拓展阅读方式的各种可能,例如他所设计的《囊括万殊裁成一相:中国汉字「六体书」艺术》一书,就尝试将「互动」这个电子阅读器出现后才有的阅读概念运用在纸书,做到电子阅读不能做到的书页拆解,让一本给外国人学习汉字的教材,也能转换成书写练习的材料。

近年来,刘晓翔也将自己这二十年做书籍设计的探索、大量的设计案例,以及他对于版面美学与文字排版的研究心得结合起来,于2017年出版了一本《由一个字到一本书:汉字排版》,是他设计书籍的方法论。他所设计的书籍,不论是文学、艺术、科学与技术,都是对于此方法论的研究与实践。他也期望,这本书可供从事书籍设计的设计师们借鉴,而针对大量印制的「套版」书籍,也能在设计页边距时能有所参考。他说,「这算是我的一个心愿吧。」

刘晓翔将自己的书籍设计方法论,汇整成《由一个字到一本书:汉字排版》一书。

刘晓翔也将自己在2017年之前的经验积累,总结在将于今年出版的作品集《11×16 XXL Studio》。这本作品集收录了他11件设计作品,书本身就是从形式到内容的编辑设计,能够充分代表他的设计理念。

在被问及为何能持续对于书籍设计保持热情,刘晓翔说自己其实说不上来,或许就是对于书籍这种可以用形式、节奏、逻辑性和质感来叙事与交流的载体,有着纯粹的喜欢。在未来的设计路上,他的理想是做更多的书,和他的老师一样。

刘晓翔小档案

刘晓翔,中国著名书籍设计师,为国际平面设计联盟(AGI)成员、中国出版协会装帧艺术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并于高等教育出版社担任编审暨首席设计。2012年成立刘晓翔设计工作室(XXL Studio),任艺术总监,并着有书籍设计专书《由一个字到一本书:汉字排版》与出版个人作品集《11×16 XXL Studio》。

专注书籍设计二十年,作品题材及类型跨度极广,海内外获奖无数。2005至2017年期间17次拿下「中国最美的书」奖,2010年、2012年、2014年三度获德国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荣誉奖的殊荣,更陆续斩获诸多奖项肯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