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一座推动社会创新的引擎—杨振甫

在2016台北世界设计之都,杨振甫所发起的「5% Design Action社会创新平台」,拿下了当年金点设计奖特别举办的「年度特别奖社会设计奖」。它不是一样有形的产品或空间,而是一套服务设计的逻辑,主张让设计师、相关专业人士与利害关系人在「开放式创新」的架构下,共同为面临的社会挑战找出解决方案,并推动成果的落实与扩散。

一切源于2013年的一项实验性计划「午后的奶察」。看到担任护士的妻子于怀孕期间,因推广乳癌筛检而心力交瘁,杨振甫开始思考改善问题的可能。他透过一则在社群媒体上的贴文,成功号召一群台湾设计师投入业余的少量(5%)时间,为乳癌筛检推广一事进行「品牌再造」,将之重新包装成喝下午茶般的惬意活动;加上检查过程透明化等整体筛检服务的再设计,这群设计师尝试用平易近人的沟通方式,减少女性民众对于癌筛的恐惧,并提升筛检率。

原先杨振甫并无预期能够获得多大的回响,却在短短两天内,吸引到80多位不同领域设计师的热情响应,令这项运用设计来推广癌症筛检防治的构想,在集结众人之力之下得以实现。在这次设计行动所积攒的经验和能量,不仅酝酿成为5% Design Action的起点,之后他们也持续将这套行动架构,运用在环境、教育、经济、健康等议题的发掘与因应,「我认为唯有背后的机制与模式设计得够好,才能够源源不断地产出好的设计。」杨振甫说,「我想设计的是那座引擎。」

这座引擎实际上是怎么运作的?

在面对复杂的社会挑战时,5% Design Action以「开放式社会创新设计」为方针。杨振甫举例,长期以来他们观察到许多家庭照护者对于「友善职场」的需求,像是企业主能否让员工兼顾工作与照顾家中老幼的职责,或是家庭照护者如何重返职场、有无资源帮助衔接等,其实一直都有关注劳权、妇女议题的相关团体,不断寻求前述问题的改善,但也常因为其既有思考模式、资源或立场的限制,「没有想到原来这个问题可以这样突破。」而这往往正是议题的痛点所在,如人力成本的考虑,是企业主不愿或难以改变的根本原因。

为寻求改变的突破口,他们邀请议题中的需求者、服务提供商与利害关系人参与讨论,从多方观点拼出议题的全貌,梳理至今无法解决的问题和背后原因。在确认需要哪些专业人士和设计师协助之后,再从不同领域或组织中招募串联出一支「全明星队」,一起思考和共创(co-create)可能的解决方案。

对此杨振甫也提到,「我们经常笑说自己是议题的『非利害关系人』。」这是因为设计师的中立身份,让他们在切入许多社会议题时相对容易,「大家对于『设计』这个词都存有一定的需求和想象。事实上,各行各业都需要设计的参与,来把议题理得更清楚、将沟通做得更完善,也让接口设计得更好。」他认为这是设计有机会在不同社会挑战中落实和发挥力量的原因。

例如针对家庭照护与友善职场的议题,不只劳资双方,工作媒合也是可行的切入点。近来5% Design Action就在与人力银行研拟设计新的工作媒合平台,尝试为想回到职场的家庭照护者,从媒合服务的改善,提供工时更弹性的工作选择,甚至延伸至照护资源、职能培力及心理辅导课程。杨振甫认为,「这些需求的满足一方面是商机,另一方面也有它应该具备的社会意义。」

「我们乐于提供好的工具、机制和服务,让更多的人一起参与。」5% Design Action计划强调的开放性,最后一个层次落实在成果的分享。杨振甫强调,社会挑战和问题何其多,不可能靠单一团队就能解决,他们期望做好基本功,藉由文字、影像纪录与个案分析等方式,让设计行动的运作经验,能扩散到教育、城乡翻转、女性、能源等议题,并可以此行动架构为基础来进行调整和深化,创造更多以设计推动社会创新的机会。

让在地发展经验成为创新的培养皿

随着近年台湾65岁人口突破14%,正式迈入高龄社会,政府亦准备推动长照2.0,杨振甫与5% Design Action近年发起的设计行动,也对于高龄、少子化、长照等当前重要议题多有耕耘,如2016年「老派人生之必要—高龄健康促进之创新设计」及2017年「这个春天,开始陪伴—高龄长照创新设计」,尝试提出台湾未来因应高龄社会的创新解决方案。

杨振甫认为,向北欧、日本等在因应高龄社会已行之有年的国家汲取经验时,社会及文化因素需要被慎重考虑,即国外的成功案例值得参考,但因各地历史、文化、法律、产业发展的脉络不同,不见得可完全复制。例如在长照的议题上,东西方社会就有很不一样的观点。

杨振甫举例,北欧的年长者赴安养院,大多为了更多与其他同龄人互动的机会,或获得更好的专业照护,是出于自愿且理想的规划;但在华人或台湾社会,可能就不符合传统对于「孝顺」的理解。这样的落差,源于东西方哲学与对于家庭关系观念的差异性,西方文化谈人本主义,亦即要实现自己,因而个体的价值被彰显到最大;相对而言,东方或华人社会则较为重视长幼、孝道等家庭伦理,也讲求群体之间的关系。这些社会文化的差异性反映在设计议题上,会是设计师必须考虑的问题。

即使是同样一项设计,杨振甫提到,东西方也会有很多因历史和人文脉络所形成的特殊性,因此华人设计肯定有自己的特色、中心思想、价值或追求。对于国外的设计案例,他认为可以汲取成功经验,但在与社会文化关联性较强的部分,「一定需要转化,因为我们自己在地的文化有特殊性。设计可以结合国外好的概念,但这些概念在进到台湾或东方社会时,肯定需要新的载体。」

例如,在照护失智症患者的过程中,有个特别棘手的状况是「黄昏症候群」。每到下午四、五点,患者会变得烦躁焦虑、急于回家,对此北欧有照护机构在走廊设计模拟公车站,以在情境中自然引导的方式,取代强行制止的做法。杨振甫提到同样的设计,也曾被台湾一间照护机构挪用,但不同的是,他们将公车站转化成庙口或邮局这样老一辈的日常聚会场所,不仅将台湾在地文化特色融入照护现场,也能与长者们的生命经验连结,让设计概念有效发挥,是令他印象特别深刻的案例。

谈及高龄、少子化现象,杨振甫认为不仅关乎健康层面,也涉及劳动力缺乏等经济层面的问题。他也指出,尽管这些现象带给台湾社会许多挑战,但在这个社会结构下若能发展出解决方案,对于还未面临如此极端情况的国家或地区,台湾的设计经验就会是社会创新的标竿,「我们所面临的极端挑战,将成为创新的培养皿。」这也是台湾的机会所在。近来,5% Design Action就在尝试串联起新北市、香港和上海三地,针对一些共同的社会挑战,如家庭照护、友善职场等议题,在跨城市交流中一起探索解决的可能。

从设计到社会设计,你必须更有耐心

回顾5% Design Action这五年的一路走来,杨振甫在谈及如何让设计介入帮助解决社会议题时提到,他们的第一项设计行动「午后的奶察」,在今年终于有机会到上海落实,「很多时候我只能说,在设计进入社会设计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要学的是更有耐心。」

「社会设计真的不是新的名词,只不过是现在更有系统和方法地在做这件事情。」杨振甫认为,回顾过去一些技术或商业上的突破,像是城市下水道、冷藏设备、电话等发明,很多时候其实都在带动社会的前进。「如果把时间的光谱拉得更长远,社会设计其实一直在发生,只不过我们曾经陷于经济导向的时代,过于专注追求新经济的发展。若回头思考这个议题,会发现我们其实经历了很多具有跨时代意义的社会设计。」

说来多少有点语重心长。「设计介入社会的复杂度,比起商业要来得高,因为社会系统和其中所牵涉到利害关系人的复杂程度,远超乎我们想象。但也因为如此,当设计进入到社会设计的阶段,它所推动的力量也很巨大。」虽然难以在短时间内就看到设计带来的变革,杨振甫说,「每一次设计行动的推动,肯定会存在一种时代的意义。」

杨振甫小档案

杨振甫(Kevin Yang),国立台湾科技大学工商业设计系博士、美国南伊利诺大学财务管理硕士、国立成功大学企业管理研究所硕士。现任 DreamVok意集设计执行长、5% Design Action社会设计平台执行长、国立清华大学及辅仁大学兼任助理教授。过去主要从事跨领域设计研究,长期协助国内外品牌厂商导入服务与产品创新设计思维,着有《打开服务设计的秘密》、《未来生活体验设计》、《未来生活的创新提案》与出版《次世代的科技新美学》等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