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品牌必须在设计上承担更多风险—麦可‧扬

1. Michael Young

Michael Young)的设计生涯让他一路从英国、冰岛,现在来到了亚洲。大约十年前,他将工作室迁至香港,因为这座城市邻近工业和科技业蓬勃发展的深圳。现在他的公司正在协助中国品牌扩展至新市场。他最近的产品设计案哲品Zens)将关注重点放在文化认同和亚洲家居的概念。

我认为使用中式装饰做为设计基础的整个脉络正在式微,因为会喜欢龙这个元素的老一辈正在凋零,扬说。我们新的消费者拥有不同的价值观,所以设计和沟通逐渐变得国际化。我正在跟一间中国公司做一件很酷的案子。主题是亚洲居家,试图保留亚洲居家的概念和其背后的价值。

如果单纯去看哲品的材料,很明显的他就是想要去国际化。和世界各地许多设计师一样,他厌倦了宜家家居(Ikea)的存在。哲品新推出的、强调环保的亚洲居家系列主打原型素材(例如是竹子和铁)制造出来的灯饰。欧洲极简元素和传统亚洲样式在骨瓷餐具上巧妙融合。

4. ZENS weave我设计了一系列竹材灯饰来提高新一代消费者的意识,他说。中国消费者应该在文化上更重视这个材料,就像欧洲赤松、哈里斯毛料或葡萄牙橄榄油,不该被视为理所当然。只有教育下一代自然资源的价值,设计才会进步。

他认为一般而言,材料在亚洲经常被低估,特别是代表文化遗产的材料。他担心全球化正在摧毁亚洲视觉文化的多样性。当然科技是一个例外,苹果、三星和华为等公司对深圳的投资,可说是全球化带来的结果。

虽然全球公司挹注投资,且第三代留美归国后的中国人也纷纷成立新品牌外销至海外,但他还是感叹中国投资人总是打安全牌。

我常常发现中国公司不愿意冒险,他说。他们想要一个确切的答案。他们想要搞清楚钱会花在哪里、能够持续多久,这时候就会有点怪怪的。不过我们麦可扬工作室(Michael Young Studio会把我们在中国拥有的技术用在海外公司上。

如果你检视麦可扬完整的设计作品,你可以看见优雅外型、文化符码和尖端科技融合在一起。他把自己放在东南亚和中国边缘的位子,得以撷取丰富宝贵的视觉刺激以及最先进的制造设备。在接下来十年,他预见中国会是设计创新的中心。

3. ZENS tableware2. ZENS tableware我很久以前就说过,中国的设计产业要花20年的时间来发展,他解释说。大家觉得我这么说很傲慢,但我从90年代开始在东京工作,那时没有什么设计风气,但现在已经无所不在。

从麦可扬的角度来看,中国、香港和台湾的设计产业处在完全不同的情况,较小的两地依赖中国强大的工业实力。虽然他对于全球化对区域设计产业造成的影响有所保留,但反过来说,他认为区域发展也是因国际影响而兴起。他不会为殖民主义的做法脱罪,不过他认为遗留下来的产物应该被尊重。

台湾是很特别的一小块地方,因为它受到日本很大的影响,他说。对我而言,台湾可说是拥有亚洲最发达的设计产业之一。台湾有很棒的设计师,使用很棒的工艺技术和科技。

在台湾,设计产业的问题跟深圳和整个中国不太一样。回顾过去十年,他注意到台湾创意产业的发展,书店、咖啡店和酒吧开始在各个城市兴起。从那时候开始,他说,有了爆炸性的成长!不过,他对某件事有意见。

我知道这听起来可能很失礼,但我希望大家不要再设计茶具组,他笑着说。这大概是我给台湾年轻设计师的唯一建议。

麦可扬小档案

麦可扬在1966年生于英格兰东北方一座工业小城桑德兰,1992年自金斯顿大学毕业,隔年创立麦可扬工作室。在英国和冰岛工作将近十年后,因着对先驱科技的热情使他深受亚洲吸引,于是2006年在香港成立了工作室。他的商业项目着重在产品、工业和空间设计,曾为哲品、钻石能量水机、祖戈、IitalaEOQ等知名品牌进行设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