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设计师在大中华区的绝佳优势—弗德里克‧葛瑞斯

Fred_portrait_2017_1-1_1000x1000

弗德里克葛瑞斯(Frédéric Gooris)是一名比利时工业设计师。他自比利时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和义大利多莫斯设计硕士学院(Domus Academy)毕业之后,曾在菲利普史塔克(Philippe Starck)和史蒂芬诺乔凡诺尼(Stefano Giovannoni)等设计大师旗下工作。他于2004年在米兰成立自己的工作室Studio Gooris,专门进行产品、概念和室内设计,合作过的品牌包括Alessi、中国南方航空、FerreroJCPennyLevisNespressoQantasSeikoTarget。接下来在2009年,他与妻子Paulina Chu共同创立了自己的儿童家具品牌Bombol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之后,葛瑞斯夫妇决定举家迁至香港。来自香港的妻子借此机会加入她的家族企业,而葛瑞斯则很兴奋能够探索这个生气蓬勃的设计世界。然而,他在义大利工作和生活了这么多年,一想到要搬离还是忐忑不安:一开始我以为我会失去在义大利打下的所有江山。

不过,他和世界知名的义大利家居厨具品牌Alessi所建立起来的长久合作关系给了他足够的信心。我以为搬走之后会失去Alessi这个顾客,当时我并不知道他们正开始跟一些中国公司合作,他解释说。他们因为远距离的关系跟对方在产品发展方面出现沟通上的问题。既然我人在亚洲,Alessi便问我能不能接手这些案子,实际上去工厂访查,就近监督。

Alessi在大中华地区处理产品发展事宜让葛瑞斯得以融入当地工作文化,并且和几家最具企图心的工厂和品牌建立关系。这项工作也让他开始向外拓展,和想要打造自有品牌的制造代工业者合作。他为Alessi设计的成功产品也成为他说服在地龙头企业跟他合作的利器。

AlessiLux_Ricordo-AMB1_RGB_Web-Rez (1)alessieyes_2许多大中华地区的制造代工业者正在面临制造业的衰退,根据葛瑞斯所述,他们只有几个方法可以挽回颓势:把制造基地转移至生产成本更低的国家;砸重金在研发上以跟上趋势;推出自有品牌;或是为顾客提供设计做为额外服务。我称呼这些想要做自有品牌的业者为『伪新创企业』,因为他们是毫无经验和历史的新品牌,但背后有工厂和资金,而且不成功不行。在过去,设计只是老板的嗜好,但现在变成了生存的工具,他解释说。

这个契机让他想要留在这个他认为是世界上最生气蓬勃的设计地区之一:我可以运用更多有别于一般设计师的方法来帮助这些『伪新创企业』,而这件事只有待在亚洲才做得到。我接触到这么多的新经验,让身为设计师的我远比在欧洲成长得更加快速。

一旦大家习惯用某种方式做事,就会很难让整个机器改变方向,即使市场正在转变。大中华地区移动脚步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因为所有资源都在。我举个例,像是在义大利,发展一项产品要花三年的时间,但同样的东西在这里只要九个月,运气好的话甚至六个月就可以走完设计大纲到通过前制的流程,而且品质还是很好。

现在葛瑞斯把重心放在另一个让他能投注热情的事业“Bombol”,这个高级儿童家具品牌由他的妻子和他们的生意伙伴法兰契斯可波萨托(Francesco Pozzato)全职打理。葛瑞斯夫妇2009年于义大利创立了这个品牌,希望能够为年轻家庭打造出雅致、可携式的婴儿用品来简化生活。他们的第一个产品是名为“Bamboo”的婴儿摇椅。今年公司用“Stay Sparky”标语来进行品牌转型,并推出第二个产品:非常便于运送的辅助餐椅“Pop-Up”

2 Colours20160629_Bombol311他们的儿童摇椅“Bamboo”取名自亚洲常见的竹子材料,因为它具有竹子的力量与弹性,而“Pop-Up”的灵感则来自于葛瑞斯融入亚洲文化的过程,不管是在美感还是实用层面。开发这些新型态的产品需要不断尝试错误,他表示。身处亚洲当然很有帮助。折纸艺术源自亚洲,很自然的成为灵感来源,但真正的关键在于我们能够创造出许多样品,一个接着一个不停歇的做,直到找到解决方案。在欧洲除非你有自己的工厂,否则几乎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Pop-Up”这项高度创新的产品花了五年的时间才完成开发、制造和上市。它折起来之后跟平板差不多大,重量只有一公斤,内含柔软但耐用又防水的纤维。椅子上的绑带可以拆卸和洗涤。重点是这张辅助餐椅可以承受重达75公斤的重量,因为它受到折纸启发的折叠式构造具有惊人的结构完整性。由于造型轻巧,它不仅适合经常移动的年轻家庭,也可以用于“Bombol”的主要市场餐旅业:正因为造型轻巧,餐厅和旅馆业者可以轻易地把这张椅子和菜单一起放在架上。

20170818_Bombol_37320170818_Bombol_675“Bombol”创造这样小巧的产品还有最后一个原因:我们想要完全转型为电商,这也是受到在这里生活的启发中国和香港走在很前端,我想台湾也是一样,因为这些地方最成功的商业模式都是在网路上运作。西方在网路上做生意的方式很落后,但在这里发展得十分迅速。对我来说真的是大开眼界。如果没有来到中国,我们可能做不出这样的产品,或是用这种方式定位『Bambol』,葛瑞斯说。

葛瑞斯认为网路商业模式的普及将会让中国品牌欣欣向荣,而欧美公司难以迎头赶上。在大中华区,所有产品都是直接从工厂送到消费者手上,这样合理多了,他说。目前已经有崛起的新品牌完全将目标放在中国市场。只要解决物流问题,他们迟早会开始把产品卖到世界其他地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身处其中是一大绝佳优势。

弗德里克葛瑞斯简介

弗德里克葛瑞斯(Frédéric Gooris1974年生于比利时,1998年毕业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Royal Academy of Fine Arts),并在义大利多莫斯设计学院(Domus Academy)取得设计硕士学位。学成之后,他留在义大利并跟在菲利普.史塔克(Philippe Starck)和史蒂芬诺.乔凡诺尼(Stefano Giovannoni)等设计大师身边进行各式各样的设计。在2004年,他成立了独立工作室“Studio Gooris”,专注于为世界各地的公司提供产品、概念和室内设计,客户包括101 Studio Limited Sun Hing Vision Group)、Alessi、中国南方航空、FerreroForeverlampJCPennyLevisMinotti CucineNespressoQantasSeikoTarget等。2009年,他共同创立了运用智慧设计的婴儿家具品牌Bombol,隔年与他与妻子迁至香港,持续营运Studio Gooris并为“Bombol”开发产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