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足于祖先的创造,也不跟风西方,当代华人设计风格需要自觉—朱哲琴

朱哲琴Profile照

谈到朱哲琴,可能更多想到的是她在音乐上的造诣,作为中国新音乐代表人物,第一位真正走向世界的中国乐坛奇才。上世纪九十年代她相继推出的《黄孩子》、《阿姐鼓》等专辑,将西域民族的独特神秘空灵的风格,在歌坛独树一帜,并蜚声国外。民族、神秘、音乐是朱哲琴的标签。如今的她又多了一个新的标签:设计。2009年源于她与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一次合作,她以亲善大使的身份在蒙古、西藏等中国边远省份游历、采集民间音乐及手工艺素材,创立了设计品牌“看见造物”。从古法造纸、银器制作到绣娘精致的手工无不带给她巨大的震撼,可匠人们却迫于这些手艺无法满足生计而埋没才艺。秉持着帮助匠人们建立一种身份的认同,使他们凭借这些手艺满足生活所需,她开始了华人文化和遗产的传承。

尽管“看见造物”的设计都非常华人设计风格,但朱哲琴明确表示她不认为设计一定要去定义华人设计或非华人设计,我们需要做的先是“立美”。这是中国的文创发展需要有一个基础,就是我们以何为美,是我们设计未来发展的当务之急。可“美”却又是最不靠谱的东西,它折射每个时代的面貌和精神,所以文化与产业的沟通是必要的,找出适合这个时代的美学。朱哲琴也不希望把自己狭隘到“设计师”的称呼上,她想去“发现”美。她说她最近在思考做一组声音作品,抽象的声音与具象的形体物质对应并互动起来。以前她以为物质和精神是矛盾的,现在不这么看了,精神与物质是互动转化的,她目前也正在学习这样的转化和内涵。

在谈到东西方市场的差异时,她认为尽管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但在当代全球化的语境下,差异其实越来越小。如果说还是有某种价值观和品味喜好的不同,那就是东方人喜欢以物传情,通过物来滋养或抒发精神意趣。但事实上,两个市场彼此间的差异愈来愈小,这也就使得原本“民族”的,更能被世界所接受。就像在2016年,她参与制作了“看见·青龙吉他”,这是世界上第一把电漆吉他,由美国Fender加州高定工房名琴师Dennis“ Galuszka手作,中国漆艺大师钟声以数十道手工菠萝漆刷饰打磨而成。漆在中国自古以来就在军事装备、古琴、器皿等广泛应用,以工艺精湛美观坚固而闻名于世。由她首提,将精湛的中国漆艺植入西方当代电子乐器,这件作品就很好的诠释了将华人的传统璀璨工艺融入当代乐器设计中。

苏富比产品单页0325ai

将华人智慧运用到设计中的还有2016年的“看见·昆虫美学”原创设计产品,它秉承“为人而作、为人而用”的理念和“上乘非奢侈”的精神,用当代设计语言重新诠释中华的传统工艺,将边平山先生笔下的数十种昆虫引入丝巾、扇子和纸本等日常生活用品,希望重拾这种国人曾有过的昆虫野趣,为当代生活刮入一股清新之风,让当代人去留意在我们的传统里、我们的周围,还有很多除了大家眼下忙于追逐物资意外的心境,即使微不足道,却充满趣意,也让人愉快。

【看见·昆虫丝巾】彩色

【看见】

当问及华人设计是否能被理解时?答案是肯定的,朱哲琴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2014年由“看见造物”监制的“看见·戏石屏风”的例子。那年它被世界手工艺理事会评审团评为2014年唯一特等奖。当时国外的评委纷纷表示:“这件作品代表了世界工艺美术的最高水平。” 她认为中国不应该仅仅满足于我们祖先创造的文物,也不该只是跟风西方的当代设计。我们应该贡献一些新的创造。这也是当初她在开创“看见造物“时的初衷。希望“看见造物”能作为一个使者,为世界带来当代中国一些新的思潮,新的性格和品质。

 

微博华人文化是灿烂的,那需要我们一代代人一视同仁地对传统推陈出新,使之成为一个健康的文化链条和传承的风貌。一起去发现被遗落的文明,用当代人设计的智慧、诚实的生活态度,用中国人的美学观念、对价值的判断,重塑中国当代的生活方式。只有传承与创新得以发扬,中国新生代才能得到文化的滋养,这也是她在潜心事件的,当然她也看到越来越多人开始肩负这个使命,这是一种文化自觉性。

朱哲琴小资料:

看见造物” 创始人兼艺术总监,音乐艺术家,当代中国创造倡导者。致力于保护与传承中国民族文化,倡导中国创造,走访云南、贵州、青海、内蒙、西藏等地,联合设计师、艺术家、年轻音乐人、时尚人士,共同开展音乐创作和当代民艺设计,推动“中国创造”走向世界。曾两度分别在2009年被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授予“中国亲善大使”和2014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手工艺理事会”任命为“世界手工艺大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