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应用程式是很棒的工具,但不该过度使用─克拉克.马克劳

Clark MacLeod portrait

身为在软体业创造了一番事业的音乐家,克拉克.马克劳(Clark MacLeod)这辈子活得并不那么中规中矩。他在加拿大成长,在汉堡学院和多伦多的皇家音乐学院学习音乐与小号演奏。而现在,他已经拥有一间新创公司,专门为儿童设计教育方面的行动应用程式(APP)。

1990年代的马克劳还是个大学生,当时他崇拜爵士演奏家约翰.柯川(John Coltrane)和佛瑞迪‧哈伯(Freddie Hubbard)。然而,随着年纪增长,他开始崇拜能从如索尼等大公司拿下五位数合约的网页设计师,乔舒亚.戴维斯(Joshua Davis)就是他心目中的偶像之一,不仅是Flash的先躯,白天是个插画家及作家,晚上则是个网页开发者。戴维斯对他的影响,主要是在于同时驾驭艺术创作与撰写程式的能力。

1999年时,马克劳拿到了第一份网页设计师的工作,并且飞跃了半个地球来到台湾,开始在工业研究院担任设计师。他至今在台湾生活了19年,除了中间有一年的时间前往中国福州市工作。

身为两个孩子的爸,马克劳看着一对儿女在与自己的成长背景完全不同的教育体系里成长。两个孩子都以中文作为母语,并且如他所说,脑中的连线方式也和他自己完全不同。他深信这全来自于文化差异的影响。

IMG_5076 Paper prototyping but with popsicles. Using rudimentary analog tools to model future digital experiences

加拿大人有空间和资讯密集性的概念,但这些在台湾都完全不一样,马克劳提到:光是开车上路就是个巨大的冲击。他们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而且逐渐习惯过滤全部的资讯。

只要是曾看过香港繁杂街道照片的人,想起那幅被装饰了霓虹灯和广告招牌的屋宇挤得水泄不通的景象,就能明白马克劳所说的资讯冲击。中文是表意文字,大小远比表音文字来的小许多,因此在更小的空间里可以塞进更高密度的资讯。

回想起这些年来共事过的中国、台湾年轻设计师,马克劳提及他们计算资讯的速度简直不可思议、毫不留情。他将这个现象归因于个人抱负及乐观的态度。

然而,马克劳也发现了台湾社会里传统教育价值观的问题所在。他详细叙述了他想像力丰富的女儿身上发生的一件插曲,凶恶的小学老师责备他的女儿没有写指定的作文,而是写了一个关于怪兽的故事。这使他认为传统的价值观打败了创造的才能。

马克劳并且认为,传统台湾公司结构下的权力差距对于创新而言是个障碍。身为外国人,他提到他和台湾同事永远会被放在不同的水平上面做比较。而一般来说,只要是上面下的决定,下面的人就只有遵守的份。

台湾的公司就像个家庭,马克劳说:在传统的家庭里,你和你父亲的地位不会是平等的。我认为最大的挑战存在于老板和设计师之间的距离。

他相信最富有才华的创作者总是叛逆,会打破这些传统、教育价值观的既定模式。他也形容台湾的设计师,有着能接纳全世界好点子的开放心胸,却有乐天态度和悲观心态交织并存,就是起于这种叛逆的创造性态度。

20162017年间,马克劳为中国福州市的网路游戏公司网龙网络工作,管理一个大部分是台湾人的使用者经验设计团队。他表示网龙网络的园区的工作环境十分惊人,位于荒郊野外的主建筑的设计有如《星际争霸战》最新版电影里面出现的太空船企业号,园区里甚至有一座高尔夫球场。

NetDragon’s office complex, the first exclusively authorized Star Trek building on the planet

对于台湾素有恶名的人材流失现象,马克劳一点也不惊讶。这座福州的园区符合台湾毕业生心目中的所有条件,他们能拿到比在台湾就职还高的薪水,能得到工作相关的教育训练,而且还是以全中文沟通的环境。

从中国回到台湾之后,马克劳已有所突破并开始发展自己的兴趣计划(side project)(详情可参阅马克劳的部落格:克拉克.马克劳克拉克)。从2015年开始,他就分别以超幸运象Superlucky Elephant)和聪明豆Smart Bean)这两个专案,为儿童设计教育性的行动应用程式。

而在最新的计划里面,结合了马克劳的使用者介面、使用者经验实务,以及马克劳太太的教学技能。这是一个简单的播客podcast)平台,以马克劳太太提供的英语课程为主,而这个行动应用程式目前还在初期的发展阶段,因团队仍在形塑第一个高画素的原型。

IMG_5082 Gaining feedback on an audio based prototype for kidsIMG_5093 Gaining feedback on an audio based prototype for kids

与现下许多创业设计师不同,马克劳的目标不是瓦解或推翻整个产业。在他推广科技、书写部落格与社群媒体的同时,他表明伦理价值不应被野心取代。他也提及行动应用程式开发者之间的希波克拉底宣言(Hippocratic Oath)。

行动应用程式是个能引导你过更好生活的美好工具,但是你也不该过度依赖它们,马克劳警告:最近我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上瘾行为,包括我的孩子,还有我自己在使用脸书等应用程式的时候。我想这对于设计师来说是个问题。

马克劳担忧智慧型手机的行动应用程式中国与台湾孩童上瘾的效应,他也相信设计师有责任不去利用孩童容易上瘾的特性。台湾已经传出多起不幸消息,例如有人在分心滑手机的同时被车撞,这类低头族或名为智慧型手机丧尸smartphone zombies),成了席卷全球、令人担忧的一股潮流。

针对智慧型手机上瘾这个议题,其影响是显而易见的,试想全中国的智慧型手机使用人口目前已达六亿六千三百三十七万人,几乎占全中国人口数的一半。根据中国新华社报导,有些家长试图让孩童戒掉手机上瘾症,甚至还为此送他们去参加军事训练营。

马克劳坚信,设计智慧型手机的行动应用程式时应该本着良心,将它们打造成学习工具,而不是令人上瘾的游戏。因此作为一名资深的设计师,他不仅和游戏产业划清界限,也将事业重心放在如何协助中国与台湾孩童学习英语。

关于克拉克.马克劳

马克劳与机构合作逾20年,协助他们建置针对消费大众的行动应用程式、网站、音乐及其他数位产品。他成长于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在汉堡学院和多伦多的皇家音乐学院学习音乐与小号演奏。1999年时,他拿到了第一份网页设计师的工作,并且飞跃了半个地球来到台湾,开始在工业研究院担任设计师。在台湾的19年间,他取得交通大学应用艺术研究所的学位,学习了新的语言,启动了好几个兴趣计划,也于公于私在这座岛屿上四处旅行。他是书写部落格与社群网络的传道者,已经建立数个个人网站,包括近期的克拉克.马克劳Clark MacLeod)和克拉克Kelake)计划。2016年间他为中国网龙网络工作,一年后回到台湾。最近成立了新创公司聪明豆,一个为儿童英语学习而设计的教育性行动应用程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