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的汉字设计必包含了设计师对华人文化的认同和热情—许瀚文

julius-hui-許瀚文

作为蒙纳公司的高级字体设计师,许瀚文致力于开发更具实用性的字体设计工作。在许瀚文看来,优秀的汉字字体设计,不仅能提供其他设计作品字体素材,以及表达设计师个人想法的艺术形式,更重要的是,能被运用于当代华人群体实际生活中的有效设计。

提到蒙纳的字体,关注设计的人们一定不会陌生,这家强大的字库公司,其设计开发的蒙纳黑体、蒙纳盈黑体不仅外形线条简洁流畅,其研发架构更是着重于汉字功能性的实际使用,在香港地区的使用覆盖率超过90%的同时,近年来更是走进大陆、台湾等地,被越来越多的华人群体所接受、使用。然而,看似已有图形基础的汉字设计,在实际开发过程中,却并非外行人想像得容易。

许瀚文介绍道,“以移动数码传媒为例,新型的科技载体需要相应的软件设计,其中,匹配的汉字设计尤为基础和重要。我们所常见的移动屏幕,由于其本身功能所限,新媒体外形小巧的同时,也意味着内存容量的限制。于是,相应的配套影音资料就显得尤为重要,需要设计师们重新量身订做。而其中,仅基础汉字字库就需要至少7万字左右的储存。于是,设计师们必须在小尺寸容量的前提下,逐字压缩字体尺寸,使每个字都能适用于相应档案,从而实现小巧、便利的移动传媒的使用。”

而谈及个人对汉字设计的研究和热情,许瀚文经验颇丰且赤诚一片。对于汉字设计的研究,他分析独到,现代印刷汉字的字体形象颇受日文汉字影响,但事实上,日文中的汉字有其特殊的应用功能。与中文不同的是,日文中有“假名”这种文字类型,假名在日文中的使用频率较高,但却非内容表达的正式用语。于是,日文中假名的字体设计往往偏向流动、活跃、随性的视觉呈现,而日文中的汉字设计则更为方正、停顿、严肃和醒目。动静结合、疏密有致的字体设计和排列,让读者仅通过阅读,在一目了然全文重点的同时,带动文字表述以外的情绪及态度切换。透过设计将文字背后的含义加以区分,让文字成为一种潜移默化的引导。于是,四方汉字在日文中便是语意正式、情感严肃的代表,但如果华人设计师们在不了解日文表达的逻辑前提下,一昧地模仿其现有的呈现方式——日文中的汉字设计,同时运用于中文的书面表达,那对于华人的阅读习惯来说,是不合理的。

我们无法否认汉字字形模块化、同类化的这一既定事实。我们发现,呆板严肃的汉字常常无法使阅读者拥有良好的阅读环境,更容易使他们在阅读时的情绪处在一种严肃紧绷、甚至是停顿的状态,如此疲惫的阅读体验,渐渐地成为了现代年轻华人群体拒绝深度阅读的原因之一。

带着对华人文化的赤诚和对字体设计的专业态度,许瀚文早已着手开发了一款契合华人阅读习惯的新字体设计作品:“空明朝”体。许瀚文介绍道,该作品(“空明朝”体)的主要设计概念是将传统汉字原有的气韵和神态融入现代的印刷技术中,并尝试逐渐归纳出汉字原有的节奏感。同时,重新调整汉字成文后的字距、行间距,即适当增加字与字之间的距离,使版面更具透气感。透过设计,让无形的气息穿梭流动于每个字之间,使现代汉字的排版更科学,阅读更生动。

在许瀚文看来,优美的字体设计,不仅能让现代汉字重燃生命,更能引发阅读者对华人文化的共鸣,体会到华语之美,汉字之妙,从而带动现代华人对汉字、对华人设计及华人文化的认同感。

许瀚文小档案

许瀚文为蒙纳公司(Monotype Imaging)的高级字体设计师、瀚文堂创立人,曾任前英国 Dalton Maag字体设计师、信黑体设计团队成员,现为蒙纳公司香港分部(蒙纳香港)负责对外工作,包括顾问、演讲、教育、展览、宣传等。在Dalton Maag 三年间先后领导HP及Intel品牌字型中文字型设计及中文字型顾问工作,并于2014年旅居台北,创立瀚文堂,积极撰写字体相关文章,并支持当地的字体设计教育工作,同年展开“空明朝”字体开发计划。2015年9月初获得近利纸行亚洲(Antalis Paper Pacific)“10-20-30”香港区 Design Young Gun 殊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