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华人设计师的能量、热情与好奇心都应加以熏陶培养 – 陈伯康

Aric0250_BW s

在美国出生的陈伯康父母都是台湾人,具有丰富经验的他不但身为国际设计评论家及策展人,同时具备在北美、欧洲及亚洲工作的经历。在连续担任两届北京设计周创意总监后,2012年陈伯康被指派为香港视觉文化博物馆M+的新任设计与建筑的策展人。陈伯康利用其在大中华地区以及国外的经验,来谈华人世界的产品设计发展与未来。

虽然大中华区消费者感受设计的情感层级可能有所不同,“可是有些事情是全球皆然的,超脱功能层面的,像是产品的『正直』(integrity);”陈伯康解释道。在华人世界,设计师与其客户不是过份注重功能性,就是过份看重形式与表面。“他们没有意识到第三个重要元素,也就是产品的正直 – 这是一种深度,或许无法一眼看透,但确实地、至少下意识中,会被消费者所注意。”他继续解释道:“这种深度正可以用来解释,好比苹果,这个品牌的成功,”他并说道:“我所谓的正直,是指发展出一种比广告标语与条列重点更深层的设计文化,也不光是注重产品的外型而已。你必须要真正去相信设计,把这种精神融入所作所为当中,即使这么做无法立即见效。也就是说,你必须对这个核心价值怀有热情、它必须代表你。”

西方公司与中国内的公司都一样,在设计为华人市场消费者打造的产品与服务,必须采取不同的做法。“想要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公司必须要在国内建立可靠性,而这不光是知道『红色在中国是个隆重的颜色』这么简单。”陈进一步说道“很多外国公司现在的做法已经比五年前、十年前要更细致。”而同时,华人品牌与公司则必须在华人市场建立信誉。“华人一般来说不那么相信华人品牌,”陈伯康道。“华人公司必须更努力证明自己的信誉,并且证明自己的公司形象 – 不光是口头上,还有行动上的证明。这可能要花费一点时间,但是绝对是作得到的。”

20世纪中,由纽约市MoMA美术馆与日本G-Mark设计奖等协会推崇的“好设计”概念,在今日也在逐步演进。“对M+的我们来说,这攸关设计的力量,”陈伯康道。“『好设计』以往的定义很狭隘,例如深根在包浩斯系统下的『形式与功能』理论。可是今天,我想我们应该能以开放的态度,采纳设计的各种表现方式与意义。设计甚至不需要是实体物件,不管是怎样,其背后的概念要够强烈,而且执行要出色。”M+美术馆目前正在集结全球顶尖设计师与品牌的作品作为馆藏新展品,同时亦在寻求能够表达本土设计演进的“非正统”设计作品。

陈伯康以最近收为馆藏超过百件 红A(Red A) 为例。红A这个塑胶制品品牌为香港星光实业有限公司于1949年创立,该品牌于1960年代到80年代早期香港制造业兴隆时成功地崛起,这个时期香港的中产阶级也开始增加,需要独特的产品反映出他们生活型态的改变。“举例来说,人们喜欢水晶的概念,但是买不起或者不想要花钱买真货,这间公司就开发了一款高品质塑料,是很像水晶的,然后生产了一系列的灯具与餐桌用品,以符合华人文化需求。”他道。对陈伯康及其M+团队来说,这些产品可能不符合传统“好设计”的概念,“但是这些设计相当聪明创新,并且诉说了其时代背景以及本区生活型态、消费行为、以及制造业演化的故事。”

大中华地区的设计产业深受西方设计方法的影响,陈伯康认为设计师应该深入探索当地传统,从中找出未来的方向。“西方智慧架构永远都会存在,毕竟这是这门学问发起的根源,但我相信还有别的方式,”他说道。“一旦华人市场能够建构在其传统上,不论立基在美感、正规或集结智慧面上,不光只是表面形式、装饰、形状,而是将其核心概念加以演绎,才能使设计与现在的文化连结,并连系着未来文化的走向,如此我们将会遇见百花齐放的成长。”

根据陈伯康的看法,正是这些文化差异造就了为华人市场设计“非常丰富、深刻、未经雕琢的潜能”。另一个挑战在于让这些消费者接触不同的想法、并鼓励其更关注设计与提出更多需求。“谈到中国与华人市场的设计,驱动创新的是消费者需求,所以我们必须让消费者知道他们值得更好的一切,”陈伯康道。陈伯康在大中华地区的六年中,他观察到“设计需要对严格缜密(rigor)有更深一步的理解”,也看到设计师将严格缜密的态度加诸在每日生活之中。“看到这么多年轻设计师日益进步,十分激励人心;他们的能量、好奇心与热情都十分旺盛。不过重点在于,他们能不能够持续受到熏陶与茁壮?那这就要端看我们的努力了。”

关于陈伯康

陈伯康于2012 年受聘为香港西九龙文化区建造中的新视觉文化博物馆M+的设计与建筑馆策展人。在此之前,他担任了北京设计周的创意总监,成功地于2011及2012年让该活动站稳脚步重新出发。陈伯康亦多次筹办许多双年展、展览以及国际级计划,他的著作亦广泛收录于领导国际刊物中,包括纽约时报、 Monocle、Architectural Record、PIN-UP 等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