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身文化尋找路徑,描繪未來理想城市—馬岩松

30歲即以「夢露大廈」贏得國際競賽、一舉成名,接連以「哈爾濱大劇院」等展現豐沛想像力的作品,獲得許多指標性國際建築獎項,並獲星際大戰系列之父喬治.盧卡斯青睞,擊敗一眾建築大師,贏得美國「盧卡斯敘事藝術博物館」設計權。來自北京的馬岩松,堪稱中國新一代建築師的代表性人物。2019年,他所創辦的MAD建築事務所,其重要的十件作品模型,獲法國龐畢度藝術中心選入永久收藏,並於四月起展出為期一年的「MAD X」特展,這個里程碑象徵了其建築設計的成就。

不論是以不對稱雙塔為北京創造標誌性景觀的「朝陽公園廣場」,帶點科幻想像和趣味的「胡同泡泡32號」,或一座彷彿隨時要游離的島中之島「平潭藝術博物館」等作品,在馬岩松的建築實踐中,總能感受到「瘋狂」、超現實的波瀾壯闊。但這卻非以挑戰現有技術為樂或刻意於形式的淺薄追求。事實上,他的設計雖大膽前衛,仍紮根於自然和自身文化傳統,致力在探索建築與環境共融、與城市共生的語言。

馬岩松的建築設計極具先鋒性,在其集十多年大成的「MAD X」開展之後,金點設計獎旗下關注華人設計發展的「觀點」網站,與中國大陸「一言一吾」發起的建築人深度專訪節目《我與建築師有個約會》合作,特別邀請這位享譽國際的華人建築師,談談他的設計哲學與未來探索。

夢露大廈。攝影:Iwan Baan;圖片提供:MAD建築事務所。

盧卡斯敘事藝術博物館。圖片提供:MAD建築事務所。

建築,應自然而生

馬岩松常以有機流動的曲線,創造建築的流動感,但藝術性的追求並非其設計哲學的核心,而在於他對於人與建築、城市及自然環境間關係的思考——「山水城市」。

在東、西方兼習建築的經驗,以及從小到大看見北京等中國城市邁向現代化的種種轉變,馬岩松不斷反思長期關注現代主義的結果,認為工業化社會下的高度趨同和功能優先,已經使得現代城市漸失靈性與靈魂。他在科學家錢學森於1990年提出的「山水城市」概念找到了共鳴。

馬岩松提到錢學森當時提出的觀點,在於批判中國城市的現代化,是複製西方表象的西化,卻使中國傳統城市的美感,消失在濫造和空洞的水泥叢林,因此主張以傳統的文化精神與意境之美打造「山水城市」。他認同不論城市或建築,都不是單純功能性的創造,應該考慮與人和自然環境間的關係。十多年來,他也不斷以自己的方式去實踐和證明,錢學森這個詩意浪漫但仍未實現的宏大理想。

黃山太平湖公寓。攝影:Hufton+Crow;圖片提供:MAD建築事務所。

對馬岩松而言,「山水」是一個切入點,但並非形式或視覺上的寫實雕琢,而是一種精神,讓建築與自然環境融合,更要從中創造情感體驗,讓人與自然重新連繫起來。這點其實深受中國建築傳統啟發。例如他所設計的「黃山太平湖公寓」,即為結合建築與地形的經典案例,每層樓的形狀和線條,皆依著當地山丘的等高線而建,每處都是獨特風景,並與綿延的黃山景觀和湖景相呼應,形成和諧的美感,使之成為當地景觀和地理的一部分。

在「朝陽公園廣場」則將城市中的人造物「自然化」,其主體高層建築像是光滑挺拔的山岩立於水景,並運用中國古典園林中的「借景」手法,模糊公園與城市間的界線,讓自然向城市延伸滲透。或如「哈爾濱大劇院」,一座雪山般巨大的白色建築矗立松花江畔,在一片自然風光中,看似有些超現實地突兀,但其流暢如綢帶般飄動的曲線,卻讓建築相融於冰封北國的白色地平線,彷彿原來就是從土地破冰長出。

北京朝陽公園廣場。攝影:Hufton+Crow;圖片提供:MAD建築事務所。

哈爾濱大劇院。攝影:Hufton+Crow;圖片提供:MAD建築事務所。

將建築轉變為景觀,並讓功能融入自然,馬岩松解釋,這儘管是人造的自然,但這樣「建造自然」的理念,更重要的是「我們在建造人工環境時,必須考慮人們在這世界中對環境的情感。」他認為「自然」不是特定的具體事物,而是一種精神和情感氛圍,能讓人在其中尋找自己內在的平靜或力量,而這其實早存在於文學、繪畫、音樂或藝術中。但工業革命以降的現代建築和城市,傾向於物質與功能層面的追求,逐漸失去這種情感上的對話。

「如果你相信建築也可以像那些感動你的藝術一樣感動人,就必須有情感上的考慮。」馬岩松也提到,相較於西方比較重視理性和邏輯,對於自然的情感,「可能是我們自身文化裡挺深刻的一個傳統。」

 

為未來城市描繪新的理想

2004年回到北京,馬岩松即觀察到在這座古老城市中急遽發生的新舊建築代謝。當人們還在為2008年的北京奧運討論著城市與建築轉型,馬岩松與其團隊已在2006義大利威尼斯雙年展上,大膽提出「北京2050」的未來城市構想,包括改造「天安門人民公園」為文化中心及城市綠肺、位於核心商業區上空猶如科幻想像的「浮游之島」,以及在傳統城市肌理中創新的「未來胡同」,期望以這三項具前瞻性的設計想像,引領人們思索高速發展的北京,應該以什麼樣的準備面對未來。

在被問到當年擘劃的「北京2050」想像,現在是否依然認同,馬岩松明快地說,「當然。」他也笑說,只不過現在距離那時候,只剩30年去實現它了。其中「未來胡同」的設想,已在2009年以微型城市改造計畫實現了一部分。他回憶,當時在北京奧運前夕,一片重視社會整體、國家發展的氛圍中,「總覺得裡面沒有『人』。」

胡同泡泡32號。圖片提供:MAD建築事務所。

於是馬岩松嘗試將尺度縮小,著眼於人與社區的關係。他針對北京老城區巷弄建設混亂、公共設施缺乏等問題,設計出以金屬曲面外觀包覆的公共廁所及便民設施,並以「泡泡」的形式廣泛植入許多社區角落。這些「胡同泡泡」倒映著天空、樹影和巷弄風景,讓歷史、自然和未來彷彿並存,自身也消融於環境之中。在保留傳統的基礎上,他也期望藉由這樣型態簡單、容易複製的公共設計,提醒人們重視日常生活的改善,重建現代社區生活。他說,從業至今,這是目前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一項計畫。

不論是大如劇院、城市公園、博物館等尺度的計畫,或小如胡同泡泡這樣的微型改造,對馬岩松而言,共同理念都在描繪理想中的未來城市。「建築師常有很多想法建立在批判上,因為在現實中,所有問題他們都看在眼裡,但跟藝術家放大問題讓人們意識與感知的方式不同,建築師的責任是解決問題。」儘管要面對的問題很多,他笑說自己一向比較樂觀,「建築師要相信自己是創造未來的人。」

鄂爾多斯博物館。攝影:Iwan Baan;圖片提供:MAD建築事務所。

馬岩松不斷以行動傳達自己的建築宣言,透過實踐探索如何將城市的密度、功能和山水意境結合起來,重新建立人與自然的情感聯繫,走向一個全新的、以人為核心的城市文明。「我相信我對建築有興趣,是因為它能作為文化的形式,與人甚或不同文化產生對話。」他堅持從自身文化尋找答案,卻不是一味地尊崇傳統或形式上的復古,而是嘗試從東方哲學思想中找到新的方式,應對當代或未來全人類的挑戰。

不論是在東、西方設計建築,馬岩松說,這樣的理念其實也是他日常的「自我焦慮」。他認為這同樣是擺在這一代人眼前的共同課題:當我們的城市快速發展、有越來越好的硬實力,正在探索未來之路的華人建築師更應該思考,「我們自己的文化,對這世界真正有價值的是什麼?」

由「一言一吾」發起的建築人深度專訪節目《我與建築師有個約會》第一期,跟隨馬岩松到巴黎見證龐畢度藝術中心收藏他10件建築作品的重要里程碑。

 

馬岩松小檔案

1975年出生於北京,畢業於北京建築工程學院,後於耶魯大學取得建築學碩士學位。曾於倫敦札哈.哈蒂(Zaha Hadid)事務所和紐約彼得.艾森曼(Peter Eisenman)事務所工作,2004年回到北京成立MAD建築事務所,主持設計一系列標誌性建築,以「夢露大廈」、「北京2050」、「胡同泡泡 32號」、 鄂爾多斯博物館等作品引起業界矚目,獲獎無數。2010年,獲英國皇家建築師協會(RIBA)授予國際名譽會員。2014年,馬岩松獲邀成為美國盧卡斯敘事藝術博物館首席設計師,成為首位獲得海外重要文化地標設計權的中國設計師。同年,馬岩松將他的「山水城市」哲學及建築實踐彙集成冊,並不斷透過一系列國內外個展、出版物和藝術作品,與公眾一起探討城市與建築的文化價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