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滿足於祖先的創造,也不跟風西方,當代華人設計風格需要自覺—朱哲琴

朱哲琴Profile照

談到朱哲琴,可能更多想到的是她在音樂上的造詣,作為中國新音樂代表人物,第一位真正走向世界的中國樂壇奇才。上世紀九十年代她相繼推出的《黃孩子》、《阿姐鼓》等專輯,將西域民族的獨特神秘空靈的風格,在歌壇獨樹一幟,並蜚聲國外。民族、神秘、音樂是朱哲琴的標籤。如今的她又多了一個新的標籤:設計。2009年源於她與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的一次合作,她以親善大使的身份在蒙古、西藏等中國邊遠省份遊歷、採集民間音樂及手工藝素材,創立了設計品牌「看見造物」。從古法造紙、銀器製作到繡娘精緻的手工無不帶給她巨大的震撼,可匠人們卻迫於這些手藝無法滿足生計而埋沒才藝。秉持著幫助匠人們建立一種身份的認同,使他們憑借這些手藝滿足生活所需,她開始了華人文化和遺產的傳承。

儘管「看見造物」的設計都非常華人設計風格,但朱哲琴明確表示她不認為設計一定要去定義華人設計或非華人設計,我們需要做的先是「立美」。這是中國的文創發展需要有一個基礎,就是我們以何為美,是我們設計未來發展的當務之急。可「美」卻又是最不靠譜的東西,它折射每個時代的面貌和精神,所以文化與產業的溝通是必要的,找出適合這個時代的美學。朱哲琴也不希望把自己狹隘到「設計師」的稱呼上,她想去「發現」美。她說她最近在思考做一組聲音作品,抽象的聲音與具象的形體物質對應並互動起來。以前她以為物質和精神是矛盾的,現在不這麼看了,精神與物質是互動轉化的,她目前也正在學習這樣的轉化和內涵。

在談到東西方市場的差異時,她認為儘管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但在當代全球化的語境下,差異其實越來越小。如果說還是有某種價值觀和品味喜好的不同,那就是東方人喜歡以物傳情,通過物來滋養或抒發精神意趣。但事實上,兩個市場彼此間的差異愈來愈小,這也就使得原本「民族」的,更能被世界所接受。就像在2016年,她參與製作了「看見·青龍吉他」,這是世界上第一把電漆吉他,由美國Fender加州高定工房名琴師Dennis Galuszka手作,中國漆藝大師鐘聲以數十道手工菠蘿漆刷飾打磨而成。漆在中國自古以來就在軍事裝備、古琴、器皿等廣泛應用,以工藝精湛美觀堅固而聞名於世。由她首提,將精湛的中國漆藝植入西方當代電子樂器,這件作品就很好的詮釋了將華人的傳統璀璨工藝融入當代樂器設計中。

苏富比产品单页0325ai

將華人智慧運用到設計中的還有2016年的「看見·昆蟲美學」原創設計產品,它秉承「為人而作、為人而用」的理念和「上乘非奢侈」的精神,用當代設計語言重新詮釋中華的傳統工藝,將邊平山先生筆下的數十種昆蟲引入絲巾、扇子和紙本等日常生活用品,希望重拾這種國人曾有過的昆蟲野趣,為當代生活刮入一股清新之風,讓當代人去留意在我們的傳統里、我們的周圍,還有很多除了大家眼下忙於追逐物資意外的心境,即使微不足道,卻充滿趣意,也讓人愉快。

【看见·昆虫丝巾】彩色

【看见】

當問及華人設計是否能被理解時?答案是肯定的,朱哲琴舉了一個簡單的例子,2014年由「看見造物」監製的「看見·戲石屏風」的例子。那年它被世界手工藝理事會評審團評為2014年唯一特等獎。當時國外的評委紛紛表示:「這件作品代表了世界工藝美術的最高水平。」 她認為中國不應該僅僅滿足於我們祖先創造的文物,也不該只是跟風西方的當代設計。我們應該貢獻一些新的創造。這也是當初她在開創「看見造物「時的初衷。希望「看見造物」能作為一個使者,為世界帶來當代中國一些新的思潮,新的性格和品質。

微博

華人文化是燦爛的,那需要我們一代代人一視同仁地對傳統推陳出新,使之成為一個健康的文化鏈條和傳承的風貌。一起去發現被遺落的文明,用當代人設計的智慧、誠實的生活態度,用中國人的美學觀念、對價值的判斷,重塑中國當代的生活方式。只有傳承與創新得以發揚,中國新生代才能得到文化的滋養,這也是她在潛心事件的,當然她也看到越來越多人開始肩負這個使命,這是一種文化自覺性。

朱哲琴小資料:

看見造物」 創始人兼藝術總監,音樂藝術家,當代中國創造倡導者。致力於保護與傳承中國民族文化,倡導中國創造,走訪雲南、貴州、青海、內蒙、西藏等地,聯合設計師、藝術家、年輕音樂人、時尚人士,共同開展音樂創作和當代民藝設計,推動「中國創造」走向世界。曾兩度分別在2009年被聯合國開發計劃署(UNDP)授予「中國親善大使」和2014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手工藝理事會」任命為「世界手工藝大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