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應在客戶、消費者、專業者三端精準拿捏 才能發揮最大效益—鄭司維

鄭司維 Civi Cheng

作品獲獎無數、身兼輔大應美系助理教授及點石設計藝術顧問的鄭司維表示,做商業設計必須考量受眾市場與使用者的「口味」,充分理解設計之目的後,在客戶、消費者和專業者三方面精準拿捏,才能讓好設計發揮最大效益。

鄭司維直言,市場偏好就是一種「口味」,以飲食為例,在台灣的日本料理或義大利麵,其實都注入了所謂的「台味」,目的便是為了滿足此地消費者的「口味」偏好,設計也是如此,為不同的市場做設計,所採取的美學、設計概念便會不一樣。

鄭司維以他多年為風潮唱片設計專輯包裝的經驗指出,風潮唱片出的是純音樂,當賣到全世界,特別是歐美國家時,專輯封面能否在第一眼就讓消費者認出這是來自東方的音樂,便成了重要的關鍵,也因此,專輯封面通常呈現「泛東方審美」的特色。

以他入圍第52屆葛萊美獎最佳唱片包裝設計獎的作品《如來如去》為例,鄭司維以「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空」的概念作為設計理念,因此他把菩提葉挖空,僅剩綿密的葉脈,上頭再壓上英文拼音的梵文以及「如來如去」的繁體字。此外,他把主視覺置中,象徵「中道」,並運用了華人最喜愛的金色系,專輯內頁則仿效古代經書的彈簧摺頁,讓整張專輯包裝充滿了濃厚的「東方審美」色彩,一眼就能在西方市場上脫穎而出。

如來如去

然而這樣的「東方審美」色彩移植到華人市場,卻不一定吃香,正如同老外喜歡的東方美女是丹鳳眼、黑色長髮,到唐人街想買的是燈籠、肚兜,但這些對華人來說卻是傳統、刻板印象的東方,早已不足為奇。也因此,為了找到市場偏好最大的公約數,鄭司維以多年的經驗認為:「『泛東方審美』元素會因著市場在中國、歐美、台灣的差異而有不同的安排。」

以他榮獲第24屆金曲獎最佳專輯包裝獎(傳藝類)的《南島Vali》為例,鄭司維表示當初與製作人一開始就有共識要淡化原住民色彩,原因便是希望吸引更大的本地消費族群,不希望侷限於原住民音樂的愛好者。因此在設計上,鄭司維營造的是更廣義的「南島風」,而非「原住民風」,視覺上也只少量運用原住民的傳統圖騰,不刻意凸顯。由上述兩個例子不難見市場、消費者的口味對設計產生了極大的影響。然而,設計也並非一昧迎合市場,鄭司維表示,「你要先搞懂目的,做這個設計是要幫客戶賣錢、滿足市場?還是為了要突破自我?或是受到同業的肯定、得獎?先搞清楚了,你才就能在客戶、消費者和專業度三方面精準地拿捏,讓設計達到最大效益。」

南島Vali

隨著近年來中國市場的茁壯,「華人設計」也愈來愈受到世界重視,鄭司維認為,廣義的「華人設計」應該是泛指所有受到中華文化薰陶影響的設計,且不只限於華人血統的設計師。如果德國設計深受包浩斯學派影響,北歐設計以簡約著稱,日本設計講究禪學,那麼「華人設計」的美學又是什麼呢?

鄭司維坦言目前很難對「華人設計」的美學下定論,但他認為華人文化長久以來深受儒、道、佛三家影響,三者雖然相互矛盾卻又巧妙融合,其精神自然也反映在藝術、文學、設計和美學中。「如果真要問我什麼是華人設計的美學的話,特別是在平面設計上,我認為是:中道、陰陽、虛實、神韻、留白。」

事實上從鄭司維入圍葛萊美獎的《如來如去》,到他備受好評的「自然三部曲」作品: 《綠色方舟》(吳金黛自然傳奇十年大碟)、《台北調》(柯文哲競選專輯)、《搶救寂靜》(野地錄音師范欽慧著作) ,不難發現,他的作品將現代設計手法和華人美學融合得洽如其分,散發出一股不疾不徐、中庸的、內斂的優雅,內在卻又蘊含著巨大的能量,堪稱是現代華人設計的絕佳代表。

綠色方舟台北調搶救寂靜

鄭司維小檔案

鄭司維為現任輔仁大學應用美術系助理教授、點石設計有限公司藝術顧問,其設計風格具濃厚的人文藝術氣息,專長為唱片包裝、表演藝術設計主視覺,長年合作的對象包括風潮唱片、國家兩廳院、雲門舞集、國光劇團…等。作品獲獎無數,2009年以《如來如去》入圍第52屆葛萊美獎最佳唱片包裝設計獎,2013年曾榮獲台灣第24屆傳藝類金曲獎最佳唱片包裝獎、2014年獲第13屆美國獨立音樂獎最佳唱片包裝設計獎、2014年獲台灣視覺設計奬包裝設計類1鉑金2金獎、2015年獲SD台灣設計BEST 100年度最佳設計類,是台灣中生代重量級的設計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