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自我內心,回歸華人文化,視覺表達才能引起認同和共鳴—陳漫

陳漫個人照 s

在大眾眼中,陳漫最為人所悉知的是她時尚攝影師的身份。她身材高挑、個性貌美、受人矚目,替眾多華人一線明星拍攝攝影作品的同時,更擁有不輸於明星的個人風采。然而在陳漫的眼中,時尚攝影、個人風格,都只是表達藝術理念和自我探索的途徑之一,唯有將設計師、藝術家、傳統東方哲學的推動者等多種身份「混合組成」後,才是真正的陳漫。

陳漫認為,華人設計需要更多細分。在平面設計上,中文文字的設計是華人設計體系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不僅需要大量的人才去做相關字體開發和研究,同時還需要中西結合、古今穿越、融會貫通地進行東方視角的闡述和整理。

每當以設計師和視覺藝術家的身份在回顧自己的創作歷程時,陳漫總是會將其分為三個發展階段:前兩個階段都在解釋自己,後一個階段在表達自己。

第一個階段是《視覺Vision》系列,當時還是學生的陳漫熱衷「加法」,將各種辛辣生猛、創意無限的藝術元素糅合,創作出視覺衝擊力極強的視覺設計作品。「繪畫式」攝影代表作品《宇航員》,完美地捕捉了當下華人社會年輕人群體的存在形態:他們浮華外表、放肆生活,和不願被禁錮青春夢想。陳漫用「視覺設計」加「攝影表現」的創作手法,在21世紀初的中國,為年輕華人群體發出一聲響亮的時尚吶喊。同時,這組作品於2008年被世界上最大的藝術設計類博物館——英國V&A博物館永久收藏。

「當大多數本土攝影師還在藉由模仿西方攝影師尋找自我風格的時候,我已經開啓了第二階段作品的創作。我在這個階段的作品中,樹立了積極向上的中國女性群體的當代時尚風貌。並首先大膽啓用了華人模特來展現和發問——中國女性的時尚之美是什麼?」陳漫說道。

「這個階段對我而言很特別,華人創作群體一直以來在模仿西方和日韓的風格,而中國當代文化背景的題材卻一直沒人做,因為做不好很容易『土』。我能做的是因為我對視覺表達的手法非常熟悉,我兩歲開始學畫畫,一直在美院這個正規學院派的系統裡學習,我覺得這就是我該做的事兒。在我第二階段的作品中,我想要表達和說明的正是當代華人女性的美是什麼樣的。」

於是,陳漫的第二個創作階段在沒有任何過渡騰挪下,作品忽而轉變成極簡表達,例如像一寸照片式的極簡美妝照,和以城市標誌性建築為背景的時裝大片。其中最著名的作品之一,是華人超模呂燕在北京長城上的一組時尚大片,這也是中國大陸主流時尚雜誌第一次在長城上拍攝時尚大片。在這組作品發表後,德國《鏡報》將其高度評價為「中國時尚的新面貌和改革。」

2009年,陳漫為上海世博會中國館創作了一組飄飄紅旗下,國際名模杜鵑赤腳在外灘前演繹的經典畫面,更是充分展現中國當代女性特徵,和城市風格的時尚之美。同時,這張作品也被知名攝影家劉香成選為其所編著作品《上海 1842-2010:一個偉大城市的肖像》的封底圖。「當代華人女性需要的不是無知的勇敢,是無所不知的勇敢。」這也是陳漫對展現當代華人女性之美的理念堅持。

「關於設計表達的未來,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人類在心靈溝通上有更為廣闊的發展,而非繼續停留於數位的呈現。藝術家、設計師應該著重在肉眼不可見的部分,而非停留在形而下。只有「唯心、唯物」達到平衡,華人傳統的生命、自然、天人合一的觀念才能得到世界的認同。」於是在創作的第三階段,陳漫開始著重於把「華人傳統哲學文化」和「時尚」,這兩種看似風馬牛不相及的元素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極其矛盾又極其平衡。

「這個階段應該是我追尋自己內心和表達自我融合後,相對成熟的一個部分。在我看來,人們的自私、苦難,其實某種程度上,或許是因為混淆了真正想要的自己,和與自己以為別人想要的自己。」談及內心,陳漫回歸自我,回歸根植於每一個華人心中流轉千年的古老羈絆

「有一些東西是需要向內看的,總之,先和自己溝通好了,才能和世界溝通。」從自己出發,這是陳漫作為設計師、視覺藝術家回歸自我、回歸華人文化後的最大收穫。

陳漫小檔案

中國大陸頂級攝影師、設計師及視覺藝術家,其作品多次在國際獲獎,於法國、美國、英國、日本及香港等地舉辦多次個展,並在中國上海當代美術館及北京今日美術館舉辦過兩次美術館級別個展,作品被美術館所收藏。

2003年至2007年為《VISION》雜誌拍攝封面,並且建立她在藝術領域全新陳漫式視覺藝術風格,也成為其第一階段藝術作品,從一開始就獲得時尚雜誌界的關注,引發了國內時尚攝影圈的一次創新潮。並此後長期與《VOGUE》、《ELLE》、《BAZAAR》、《MARIE CLAIRE》、《L‘OFFICIEL》、《WALLPAPER》、法國《PREFERENCE》、《Madame Figaro》、紐約《UNLIMITED》、英國《NYLON》、《SPORT&STREET》《i-D》《MUSE》等國際知名雜誌合作並為其拍攝封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