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的漢字設計必包含了設計師對華人文化的認同和熱情—許瀚文

julius-hui-許瀚文

作為蒙納公司的資深字體設計師,許瀚文致力於開發更具實用性的字體設計工作。在許瀚文看來,優秀的漢字字體設計,不僅能提供其他設計作品字體素材,以及表達設計師個人想法的藝術形式,更重要的是,能被運用於當代華人群體實際生活中的有效設計。

提到蒙納的字體,關注設計的人們一定不會陌生,這家強大的字庫公司,其設計開發的蒙納黑體、蒙納盈黑體不僅外形線條簡潔流暢,其研發架構更是著重於漢字功能性的實際使用,在香港地區的使用覆蓋率超過90%的同時,近年來更是走進大陸、台灣等地,被越來越多的華人群體所接受、使用。然而,看似已有圖形基礎的漢字設計,在實際開發過程中,卻並非外行人想像得容易。

許瀚文介紹道,「以移動數位傳媒為例,新型的科技載體需要相應的軟體設計,其中,匹配的漢字設計尤為基礎和重要。我們所常見的移動屏幕,由於其本身功能所限,新媒體外形小巧的同時,也意味著內存容量的限制。於是,相應的配套影音資料就顯得尤為重要,需要設計師們重新量身訂做。而其中,僅基礎漢字字庫就需要至少7萬字左右的儲存。於是,設計師們必須在小尺寸容量的前提下,逐字壓縮字體尺寸,使每個字都能適用於相應檔案,從而實現小巧、便利的移動傳媒的使用。」

而談及個人對漢字設計的研究和熱情,許瀚文經驗頗豐且赤誠一片。對於漢字設計的研究,他分析獨到,現代印刷漢字的字體形象頗受日文漢字影響,但事實上,日文中的漢字有其特殊的應用功能。與中文不同的是,日文中有「假名」這種文字類型,假名在日文中的使用頻率較高,但卻非內容表達的正式用語。於是,日文中假名的字體設計往往偏向流動、活躍、隨性的視覺呈現,而日文中的漢字設計則更為方正、停頓、嚴肅和醒目。動靜結合、疏密有致的字體設計和排列,讓讀者僅通過閱讀,在一目了然全文重點的同時,帶動文字表述以外的情緒及態度切換。透過設計將文字背後的含義加以區分,讓文字成為一種潛移默化的引導。於是,四方漢字在日文中便是語意正式、情感嚴肅的代表,但如果華人設計師們在不了解日文表達的邏輯前提下,一昧地模仿其現有的呈現方式——日文中的漢字設計,同時運用於中文的書面表達,那對於華人的閱讀習慣來說,是不合理的。

我們無法否認漢字字形模塊化、同類化的這一既定事實。我們發現,呆板嚴肅的漢字常常無法使閱讀者擁有良好的閱讀環境,更容易使他們在閱讀時的情緒處在一種嚴肅緊繃、甚至是停頓的狀態,如此疲憊的閱讀體驗,漸漸地成為了現代年輕華人群體拒絕深度閱讀的原因之一。

帶著對華人文化的赤誠和對字體設計的專業態度,許瀚文早已著手開發了一款契合華人閱讀習慣的新字體設計作品:空明朝體。許瀚文介紹道,該作品的主要設計概念是將傳統漢字原有的氣韻和神態融入現代的印刷技術中,並嚐試逐漸歸納出漢字原有的節奏感。同時,重新調整漢字成文後的字距、行間距,即適當增加字與字之間的距離,使版面更具透氣感。透過設計,讓無形的氣息穿梭流動於每個字之間,使現代漢字的排版更科學,閱讀更生動。

sora-mincho-空明朝體-1sora-mincho_pin-01-01

在許瀚文看來,優美的字體設計,不僅能讓現代漢字重燃生命,更能引發閱讀者對華人文化的共鳴,體會到華語之美,漢字之妙,從而帶動現代華人對漢字、對華人設計及華人文化的認同感。

許瀚文小檔案

許瀚文為蒙納公司(Monotype Imaging)的資深字體設計師、瀚文堂創立人,曾任前英國 Dalton Maag字體設計師、信黑體設計團隊成員,現為蒙納公司香港分部(蒙納香港)負責對外工作,包括顧問、演講、教育、展覽、宣傳等。在Dalton Maag 三年間先後領導HP及Intel品牌字型中文字型設計及中文字型顧問工作,並於2014年旅居台北,創立瀚文堂,積極撰寫字體相關文章,並支持當地的字體設計教育工作,同年展開“空明朝”字體開發計劃。2015年9月初獲得近利紙行亞洲(Antalis Paper Pacific)“10-20-30”香港區 Design Young Gun 殊榮。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