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設計師都知道,好設計會映照出地區的地緣政治與經濟 – 任黛珊

NatashaJen_B&WLowRes_Perspectives s

任黛珊(Natasha Jen)生於台北,在她22歲時為了要學習美術,前往紐約市就讀平面設計,畢業後,他很快便成為五角設計(Pentagram)的工作夥伴,該設計公司是世界領導獨立設計顧問。近幾年在大中華區正同時向內與向外發展,任黛珊和她的設計團隊參與了許多設計案,並從中發揮她跨文化的特殊背景。

雖然五角設計在亞洲沒有分公司,近幾年仍受到亞洲的大量關注。「我工作很大一部分來自亞洲區,主要是他們主動來找我們的,」任黛珊表示。「在未來數十年,這需求會與日俱增。中國大陸是一個很大的市場,文化上或是商業上的各式基礎建設都在發展中。」

任黛珊發現,中國大陸的公司不只會找當地的設計公司合作,也會試著找美國、西方知名的設計公司。汲取五角設計在大中華區的經驗,「我認為與這些客戶合作,我們會更了解、更能認同特殊的文化與經濟條件,」「有時候設計師會很理想化,但是我認為好的設計要有涵義,能反應與考量出地緣政治與經濟條件。在這些設計案中,我們希望能步步邁向跨文化。」

對任黛珊來說,「Chinese-speaking」 這個詞其實很複雜,「是以一個囊括的觀點去看這個族群與文化,」她說。「在大華人區有很多不同地緣政治的國家,如中國大陸、香港、與台灣。他們有華人文化嗎?當然,因為他們主要都來自漢文化。那他們不一樣嗎?是的,他們完全不同。」她在五角設計的團隊,特別瞄準這新興的跨文化設計。「語言是個管道、是個工具,但是同時間也是個限制,」她表示。「我們的設計師很多都擁有雙語能力與雙文化背景,在這情況下,我們是一個居間者,能夠穿梭在語言與文化之間。」

任黛珊說,就純粹正規設計來說,設計中文字型比英文字型還要難。中文有無數的筆畫,所以中文書寫系統比羅馬文字還難很多。「有些中文字太過複雜,要去設計又要維持易讀性,會是一個挑戰,」她說。中文設計的平面設計師需要找到平衡,能保有易讀性、字義、設計準則。「在每個文字中你需要看到每個筆畫,並確定不只有Logo本身是易讀的,但是Logo也要達到你預期的水準,」她表示。

要發展出兩個語言的視覺識別,就變得更加複雜。任黛珊以命名為例,「中文[跟英文]有很不一樣的體系:中文主要是圖像式符號的組合,透過不同的組合,有不同的意思,所以這個語言有點像是樂高積木;英文則是有26個字母去產生意思,每個語言都有獨特的形式或架構,所以一個名字要聽起來、看起來都很棒、又要兼顧兩語言的語意,其實是很大的挑戰。」她解釋,與其一個字的表面意思,一個字的「詩意」需要在另一個語言上也表達出來。

任黛珊相信,對平面設計師來說大中華區充滿了機會。「在這個區域更多人開始重視設計的價值,特別是中國大陸,進行著一場空前未有的文化與設計的文藝復興。對於好設計漸升的需求,提供設計師發揮的舞台,也讓我們有機會真正思考客戶的需求。」

她很看好台灣、香港、中國大陸的平面作品。「這地區的設計師們一直思考當今地球村裡華人的角色,」她說。「他們重新思考傳統的華人設計,因為當代主義設計產生同質性,華人設計師想要改造傳統華人設計,創造出新的設計語言。」

任黛珊小檔案

任黛珊(Natasha Jen)生於台灣台北,就讀紐約視覺藝術學院平面設計系,在2002年完成美術學士學位。她曾在Base Design擔任時尚與品牌識別專案的資深設計師,也曾在2×4 Inc.擔任藝術總監,帶領大規模的品牌、展覽、環境與出版計畫,並在Stone Yamashita擔任創意總監之職。在2010年7月,她成立了自己的品牌Njenworks。在2012年四月,她加入了紐約的五角設計(Pentagram),執行許多領導Nike、古根漢博物館、Kate Spade、Target、和麻省理工建築的設計案。任黛珊曾是Art Directors Club Young Guns 4的得主,且擔任2007年與2011年的競賽評審。她曾獲邀擔任耶魯大學藝術學院的客座評論家。

 

Leave a Comment